新书《孤婚野诡》试读

黑梦艳阳天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01阴阳摆渡女

    我是个不入流的写手,白天开电动车拉客,夜里写点文字,挣点烟钱,日子很拮据,平常也没啥爱好,就是喜欢逛逛论坛贴吧啥的。

    前几天贴吧的账号有人加我,是个女吧友,加我的理由很简单。

    “真的想见到鬼魂吗?”

    我心头一乐,本想拉黑,想了想,也许带点看笑话的心态,就加了。

    对方很快就问了我的QQ号码,说是QQ聊比较方便,有点单刀直入的意思。

    头像是个凤冠霞帔双眼通红的美丽女鬼,昵称挺好玩的,阴阳摆渡女,此时头像正闪烁着,我就点开了对话框。

    阴阳摆渡女:真的想见到鬼魂吗?

    我对着手机,叼着烟,憋不住笑,差点没呛到,老子我写了几年的灵异书了,这点小伎俩还想忽悠到我?

    我:想啊,是不是要打什么钱过去?

    良久,对方没回话,我顿感无趣,觉得现在这世道,骗子都没啥耐心了。

    正想放下手机忙别的事情时,对方的头像又闪烁了。

    阴阳摆渡女:我不是随便加的你,翻了你以前的发帖纪录,你应该是写灵异的,对吧?

    我:是的,所以你究竟想干什么?

    阴阳摆渡女:明晚七点江湾咖啡店见,第一桌,有胆就来,不见不散!

    随后,头像变灰,对方就下了线。

    呵呵,还跟老子玩欲擒故纵这一套,我将手机放在一旁,索然无味的,就想坐到电脑前码字。

    脑子空白,坐了一个小时,文件档上删删改改的,总共不到一百字,一气之下我干脆全部删了。

    麻痹的,要真是遇到点诡异经历,倒是能给我点灵感,乍一想,猛然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随后我按了几下按键。

    我:就这么说定了,明儿不见不散,不来的是SB。

    ……

    白天拉了一天客,回到租屋,匆匆洗了个澡,我就开着我的爱玛奔向江湾大厦。

    到了地儿,停好车,看了看时间,六点五十分,走进江湾咖啡厅一瞅,角落第一桌上坐着一个女生。

    看模样不过十**,斯斯文文的,瓜子脸,眉眼好看,眉心有颗淡淡的美人痣,皮肤白净,只是坐着,看不出身材咋样。

    “你好,你就是阴阳摆渡女?哈哈,欲擒故纵这套,用的不错啊。对了,我叫苏城,你呢。”我二十出头,出社会早,见对方不过是个小美眉,大大方方落座,开口说道。

    “叶依依。”

    叶依依自我介绍了几句,说是在校大学生,举手投足的,跟普通大学生没啥区别,和我印象中魔女般的阴阳摆渡女,完全不沾边。

    没多久,又有两人先后到来,一个胖子男,年纪比我大一些,西装革履,却是嬉皮笑脸的,嗓门很大,有点咋咋呼呼的。

    另外一个女的看上去气色不大好,有点病恹恹的,估摸着是宅女,缺乏锻炼。

    人一到齐,我们几个互通了姓名和基本信息,胖子叫周明,是个电力工程师,爱好看些灵异鬼怪的贴子,也是灵异贴吧的吧友,另一个女的叫王婉,是叶依依的校友,之前并不认识。

    随后叶依依简单说了几句,我就听明白个**不离十了。

    这一次的碰面,叶依依准备了不短时间,网上加了不少人,最后来到江湾咖啡厅的,就只有我们三个。

    “我简单说说情况,给你们提个醒,到时要不要跟我去门前坡,你们再决定。”

    门前坡是城郊门前镇的一个小村,我以前拉货,去过几次。

    “今天就是云苗的忌日,再过几个小时,是她的忌辰。”叶依依淡然开口,神情很平和。

    周胖子眉头一皱,问道:“云苗的忌日?云苗是谁?”

    “鬼魂生前的主人……”叶依依及时回应,眼里带些笑意,有点激将的意味,说道:“你们能来,不就是想亲眼看一看这世上有没有鬼魂吗?”

    胖子一脸的不以为然,虽然没吱声,但看得出来兴趣不大,也许他以为叶依依会说出点别的什么。

    安静的王婉抿了口泡沫红茶,小声说了句,“来都来了,去一趟有什么的。”

    王婉这么一说,周胖子笑了笑,向我问道:“兄弟,我见你没怎么吱声,难道说,你真乐意浪费时间折腾一趟?”

    我还没回答,叶依依已经起来,身材还算匀称,加上这张脸蛋,放班里,勉强也算班花级别了。

    “去年我奶奶去过一次坟岭,回来之后没多久就病逝了,临终前说她那晚见过云苗,我对了下日期,是云苗的忌日没错。你们要是愿意呢,我们一会就出发,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她说完这话,扫了一眼我们三个,脸上没了之前的平静,有点期待的意思。

    我琢磨了下,扭头看向周胖子,问道:“你信?”

    周胖子一脸笃定,摇着头:“老人家临终的话,能有多少可信度,意识肯定不怎么清醒了。”

    “要是不信,去一趟,也碍不着什么,我反倒希望是真的。”不经意的,我将了周胖子一军。

    也不知我的话是不是起了作用,周胖子犹犹豫豫的,最后算是勉强答应了,那个王婉倒是表现的有些积极,还说她是什么论坛的版主,正好可以找些素材加工一下。

    我这才寻思过来,合着这个王婉跟我是半个同行啊……

    ……

    周胖子开着皮卡过来,决定要出发往门前村后,他拍板说是我们几个电车族不用麻烦了,他载我们。

    我们几个倒也不客气,毕竟这样更方便些。

    路上,我见叶依依带着个老旧泛黄的笔记本,随意问了一句叶依依,说是这笔记本哪来的,跟我们这次的行动有关系?

    叶依依摇头说是没什么,就是一普通的笔记本,我瞅了瞅这有些年头的本子,有些奇怪,但还是没再多说什么。

    “你奶奶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去云苗的坟岭。”我点到了正题。

    叶依依闻言,想了想,说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我问过我妈,我妈说,我奶奶当晚收拾房间,好端端的就哭了起来,就是那晚,我奶奶她半夜出的门,而我妈那时候睡着了,不知道这事,隔天早上才看到我奶奶回来……”

    说到这,叶依依脸色微变,有些惊慌,随后就恢复了冷静,甚至有一丝决意,“我在医院看到我奶奶时,她整个人已经不行了,当时我清楚记得她的眼里尽是恐慌,我很心疼,不明白好端端的人,一夜之间怎么会成了这样……整整一年了,我打算弄个明白,所以经常逛些论坛贴吧,看能不能找到答案,可看到的多是些情节,所以我这次想亲自去看看……”

    “小妹妹,你很执着啊,说实话,我没抱什么希望,那都是迷信,爱看是一回事,信不信又是另一回事,要不是看你姑娘家家的,人长得又水灵…嗯,心地善良,这种没影儿的事,我是不会掺和的。”

    胖子这话倒是直白,不过我也是能理解,颜值有时候,很重要。

    车子开出市区之后,拐了几个岔口,奔着一条水泥道疾驰,一路在叶依依的指点下,总算了坟岭附近。

    车子开不上去,我们几个只好开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开起了11路。

    真到了地儿,我号称苏大胆,还是有点发毛,这毕竟是坟岭,又是夜里,就算天上挂着还算圆的月亮,可林木丛生的,透不进多少月光,昏蒙蒙,黑漆漆的,树影随风摇动,像是鬼影朝我们扑过来。

    好在叶依依识路,走了十多分钟,停下的时候,叶依依手指着前头的墓碑说道:“就是这了。”

    我瞅了瞅,墓碑后的坟光秃秃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我毕竟是灵异写手,看的资料不少,这种坟墓可以说是凶坟,但那都是迷信的一套,真有鬼魂出现,我是不信的。

    “依依,这云苗死几年了,具体是什么时辰?”问话的是王婉。

    依依看了看手机,回道:“夜里十一点,现在是十点十二分,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这话乍听没问题,细细一想,我头皮猛的发麻。

    叶依依怎么会知道云苗的具体的死亡时间?

    正想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在寂静的坟岭,显得格外大声。

    “我草!”周胖子吼了一声,大概也是被吓到了。

    人受到惊吓,不一定是真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种气氛环境下,突然出现这种声音,周胖子的反应很正常。

    我喝了声冷静,应该是蛇之类的玩意,正想着问叶依依,说是怎么知道云苗的具体死亡时间,云苗究竟是怎么死的,抬头的功夫,坟岭深里走的那头,模模糊的,不知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人影。

    我本能地扫一眼跟前,叶依依,胖子,王婉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