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你可知我师尊是谁?

一杯八宝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蓬莱岛边,有巨浪冲天而起,一人踏于浪花,声如洪钟。

    “我乃神圣天国,主上座下狂雷!来斩不敬之人!”

    狂雷自报身份,让岛上众人大惊,连神圣天国都参与进来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柴九鸣看向狂雷所在的方向,朗声道:“我们神隐会和九局的事,好像跟你们神圣天国没有关系吧?”

    “柴九鸣,你这话说的可有问题。”

    狂雷人如其名,他是白人,浑身肌肉爆炸,看上去就如一头狂兽,“这次的事,可是跟整个炼气者世界都有关系!九局纵容成员做出这样的事,这是想要与整个炼气者世界为敌!现在,有不下三十个势力正赶来这座岛,柴九鸣,就算我们神圣天国不参与,也有太多的势力会参与到这里面来的。”

    天枢七人,心中尽是不解,不下三十个势力赶来,自己何曾做过惹怒世界之事?

    一直都坐在座椅上没有出声的张玄,此刻起身,伸了个懒腰,“喂,你们七个老匹夫,是不是还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天枢七人,眉头紧锁。

    张玄一步踏前,大声呵斥道:“你们七个老匹夫,无非是与我有些冲突,便自持身份,让我受你一掌,你们七个老匹夫,自视甚高,自称代表九局?

    个人冲突,上升到势力冲突上面?

    呵呵,上纲上线,谁不会做?

    既然你们想玩上纲上线这一套,那我就陪你们玩!”

    张玄走上前来,伸出手指,挨个指向天枢七人,“你们七个,曾口出狂言,代我师尊教训我,你们可知,我师尊是谁?

    我师尊,也是你们能比的?

    你们先玩上纲上线,好,那你就好好听着,你们比作我师尊,就是对我师尊最大的侮辱,侮辱我师尊?

    把你们九局一哥叫出来,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侮辱我师尊!”

    张玄师尊?

    天枢等人对视一眼,他们并不知晓张玄师尊是谁,不过观他这个年龄,以自己的资历,比作他师尊,又有何不妥?

    张玄看着天枢七人的模样,微微一笑,“我师尊姓陆,单名一个衍字。”

    天枢七人,在听到张玄话的瞬间,齐齐楞在那里,他们的眼神,都在这一刻变得呆滞起来。

    姓陆,单名一个衍字。

    陆衍!    天枢七人,在这一刻,都有一种好像将天捅破了的感觉。

    这个名号,从普通的地下世界,到炼气者世界,谁人不知?

    谁人不晓?

    地下世界,人称陆衍,为陆先生,这是一种尊称。

    而炼气者世界,称陆衍,为陆仙。

    称号当中,带一个仙字,足以证明,这个称号,在人心中,占据何等地位!    陆仙这个称号,早就在炼气者世界当中流传,有人说,因为他姓陆,实力可怕,所以被称作陆仙。

    也有人说,陆仙,便是这陆地神仙的意思。

    若说练气有尽头,陆仙,可能就是那尽头第一人!    天枢七人看向张玄,眼中,开始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他竟然是,陆仙的弟子!而自己,竟然曾说过代他师尊教训他这话!他的师尊,可是陆仙啊!    天枢的身体,已经因害怕开始颤抖起来。

    虽然陆仙已死,但他的追随者,仍旧遍布整个世界。

    难怪,难怪东方家,秦家这些家族老祖会突然冒头。

    难怪,难怪柴九鸣会以私人身份向九局开战。

    难怪,难怪神隐会长,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难怪,难怪昆仑山楚无敌会说出那样的话。

    难怪,难怪连神圣天国也插手其中,更有不下三十个势力向这蓬莱岛赶来。

    得罪陆仙!    哪怕陆仙已死,试问,这当今天下,又有谁敢对陆仙不敬?

    陆仙一个都记不得名字的追随者,可能也是当今天下少有的恐怖角色!    天枢七人,心在颤抖,在胆寒!    神隐会众人,在听到张玄说出他师尊名讳后,也是心头一惊。

    张玄身份,有人知晓,有人不知。

    氏族知晓张玄师尊是谁,神隐会高层知晓张玄师尊是谁,一些与陆衍有交情的地下世界武者知道张玄师尊是谁,但不代表,这个消息,人人知道。

    东方神隐会成员,只当张玄是楚铮钦点候选人,但怎么都没想到,张玄,竟然与那陆仙有关系!    张玄笑看天枢七人,“既然你们说,我是在向九局宣战,而你们可代表九局接下我的宣战,那么现在,便请你们,亮剑接战好了。”

    张玄手臂下垂,紫色长剑虚影,于张玄手中凝结。

    天枢七人,额头布满密集汗珠,他们怎会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

    接战?

    自己七人,有何资格代表九局接战?

    而这天下,又有谁敢公然挑衅陆仙!哪怕陆仙已死,也不是谁都能够挑衅的。

    被尊称陆地神仙,这是何等风采?

    这世间,也只有他一人!    “哈哈哈!热闹,真热闹啊。”

    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就见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头发杂乱,留着络腮胡,穿着人字拖,沙滩裤,抱着一个粉色的冲浪板从远处走来,这人嘴里叼着一根雪茄,不停的吞云吐雾,“想不到,因为我九局的事,会让这么多大人物齐聚,真是让我九局倍感荣幸啊!”

    柴九鸣看向这人,脸上露笑,“我还以为,你这九局一哥,不打算出面了。”

    “我哪敢呢。”

    人字拖中年摇了摇头,“这次的事,可谓是惊动全世界的炼气者势力,我九局,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受人瞩目过了。”

    天枢七人见到来人,全都躬身。

    这形象邋遢的中年男人,便是炎夏九局一把手,赵极!    赵极扫了一眼天枢七人,“天枢,你们这一次,得罪了大人物啊。”

    天枢低下脑袋,没有出声,他虽然年岁看上去比赵极要大,可实际上,还是赵极的晚辈。

    赵极抱着他那粉色冲浪板来到张玄面前,出声道:“小家伙,好久不见了,还记得当初见你的时候,你才这么大点。”

    赵极说着,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

    张玄撇了撇嘴,没有出声,他是见过赵极,那个时候陆老头还在世,赵极去见的,是陆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