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那鞭子甩落时,神父健美而实的赤身上,立刻染上了一层深深的赤色。

    那心藏与血管更是因骤然的剧痛,而发生强烈的瑟缩。

    他咬著唇,任由垂落的发盖住了他半边的面。

    当他微微凝眉,脸上怖满著隐忍的情绪,那如泣似幻的年轻脸旁看来又有多麽无助,他全身禁不住轻抖著,那美丽,如雕象的月牙色的躯体是再无半分遮掩。

    带著一种**兼具残暴的美感,在这黑暗的地下室当中,漫漫长演开来。

    这暗室位於梅若林的大宅底下,里头什麽都没有,只留了一盏古老的金制烛台,当要用上时,那里才会摆著一支白色的蜡烛,散发出幽微的光火。

    如今,雅瑟神父依照过往惯例,他整个人被牢牢钉在墙上,动弹不得。

    梅若林老太太咂咂笑的激情的嘴,咧开的不仅仅是她的面皮,更是那血管里的疯狂因子。

    她手里拿的自然是教会里特制的白色苦行鞭,随著那鞭甩鞭落,那四散的含著绳结的鞭尾立即的在肌肤上烙出一大片痕迹。当然,那上头,早已有乾枯多时的血凝在上面。

    也许,也不差多添一个雅瑟神父的标点

    这是一种所谓的体苦行,为了忏悟自省身上的罪,他们得像耶和华一般,承下这一切的苦痛,严格的克止自己心中的杂念──

    他们放弃了做人的态度以自我为中心──

    近能增长对天主和近人的爱──

    追求微小乃非伟大的牺牲

    透过一连串的自我惩罚下,砥砺意志,进而落实那最终信仰的目的──

    梅若林老太太说:「我亲爱的神父,你知不知罪」

    雅瑟虚弱的不发一语。

    「告诉我,你是真心的忏悔你的罪行」

    这时候鞭子又毫不留情的甩下来,不知是有意还无意,这回打在神父那最脆弱的部位。

    神父低低叫了声。

    哀弱弱的,那冷汗如珠,闪烁在他晶盈、且鞭痕交错的身上。

    他终是在剧痛中回过神,慢慢吐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切正是他应得的&l;净化,他犯了严重的罪,不旦污溃了他自己,更是狠狠的羞辱了他的神──

    「神说,若不经一翻苦难折磨,众生是不会相信他对我们的爱」

    又是一鞭。

    毫不留情。

    血花一溅──

    「神父,你必须谦虚。」

    「你必须知道。」

    「你一直有罪。」

    神父突然想起那个奇异的男人。

    他也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否,他的丑陋**,早已是批露在外,人尽皆知。

    为此,他内心一阵哀鸣。

    禁不住潸然泪下。

    「请继续吧,梅若林夫人」

    他又念了几篇祷文。

    深深闭上眼睛。

    听得那呼呼的鞭声落在自己的耳边,感受到那厚重的力量击打在他的身上,挥开,再挥过,打在他的肌理线条,打在他的头,那欲翘起的下体,更是狠狠的落在他怦怦跃动的心口处,一次一次,他被打著。

    蹦出血花,蹦出空气中的震颤。

    一鞭一鞭。

    那气氛,古怪而紊乱。

    弹出汗水,更弹起他心底的涟漪。

    他没理会梅若林老太太此际盯著自己的**的眼神有多麽扭曲而狂热。

    他只是紧紧,紧紧的咬住唇。

    脑中却还是禁不住地一再想起,洛裴夏花香的淡雅气味。

    最後,那鲜意如他绝望的泪,慢慢渗出真皮层外,滑落再滑落──似近非远的距离中。

    神父又看著女人,带著诡谲却十分豔丽的笑。却是依旧那般出尘脱俗。

    水眼媚媚,带著最令人心折的优雅天真。

    脚下的雪白赤足开始行走,两人距离越来越远,之後那身影越渐模糊。

    她不时回头看著他,那漂亮的唇开口说了什麽,神父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见。

    隐约间,他正要踏步追上去。

    却见女子褪下自己身上的纱衣,朝他这儿抛来,他一个闪躲不及脸上就被这白纱给挡去。

    当他抓满了两掌幽花香气,再抬头,却已是自黑暗惊醒。

    他清清楚楚的看见,女人的唇动了动。

    跑──run

    他趴在那夜风里,脆弱哭泣的就像个无所适从的孩子。

    忘了吧

    她不过是你心底衍生的罪。

    那多毒的果子千万不可嚐

    难道你还要再犯下失乐园的错误

    忘了吧。

    断了吧。

    散了吧。

    倒贴ok?小说5200

    一遍一遍,在女人再无踪影,上回古怪男人离开一个月过去後。

    神父在那梦里与现实互相交错当中徊徘。最後,他想想,自己也不过和那女人见不到几次面,说不到两回话,她说离开就离得如此彻底。

    自己又何必掉落这心劫当中,耽溺的无可自拔。

    於是,就在这样失魂落魄间,白天里来的信徒是越来越多,更因那教堂後面重新装修了一座喷水池堂,这时日一久,竟也成了口耳相传十分灵验的许愿池。

    也因如此,在忙录的生活里,神父的笑容彷似已重拾平静,笑得那样温暖如阳。

    他几乎已为在这样下去,自己可以过得很好。

    那禁食日的午后,璀灿的阳光洒进他办公的书房内。

    神父伸了个懒腰,走向窗前,看著底下那广场上,玩得不亦乐乎的孩子们。

    他细细的看,如此聚会神,也许是在假装,假装著这一切都是如此正常的世界。

    一如过往。

    在自己还没受到女人引诱的时日──

    神父几乎已经忘却。

    却在那个黄昏过後,他再度遇见女人。

    哑了声,一时之间,竟只是躲在暗处,看得她匆匆走过的身影。

    他五指扒著那糙的树干上,就像是要掐出血来。

    他禁止自己别在想想那些春色无边的梦境。

    女人娆娇,寸步生莲。

    她的神色看来有些异样,神父窥看了好久好久。

    当贪婪的欲念再也克制不住後,他强压下那心底的震盪。终是在情不自禁间,

    他跟了过去。神指派亚当看伊甸园。

    神说:除了善恶树的果子不能吃之外,其他树上的果子都可任意取用。

    撒旦化身成邪恶的蛇,狡猾的说:神剥夺了所有人一项很重要的权利,就是自主的权利。若吃了这善恶树上的果子───

    心眼就必打开,和上帝一样,拥有权利是分遍善恶。

    神在得知後,大怒。

    将二人逐之。

    并说男人世世得辛苦的耕种、女人则要忍受生产的痛苦。

    这,是人类原生的罪。

    无一幸免。

    渐渐的,就穿过一片他十分陌生的领域,当那树叶自背後簌簌响起,似乎是种警示。

    月光光,心慌慌。

    顺著那轻衫飘飘的身影快速的走入这七弯八拐的梦幻领域,怎麽说呢,打自从抬头就能看见远边上的尖塔屋顶,过後的小路两旁已不像方才的林深郁郁,杂乱无章。反是已架起可爱的木栅,不知名的小花小草们五颜六色的栽满其中。

    那原先有些诡异迷离的气氛骤减不少。处处充反著温馨又可爱的田园温暖风。

    神父悄悄走过,看得这一切,似乎明白自己已不知不觉闯进私人领域。

    为这里的一切和小镇上形成的反差,暗暗迷惑。

    为什麽都不曾听到有人提起这地方呢

    当风一吹来,他不自觉的抓紧袍子。

    就连他也不知道,为什麽今夜他会如此莽撞。

    待走近那大屋一看,只见女人的身影大概已入了宅内。

    发现这围墙内的一大片庭园中栽满了豔丽的花朵,强壮的树。

    在路灯的照下,他从这豪华城堡的外墙由前绕後整整一圈,发前其屋後也有木栏围过,同样也种满了牵牛花、郁金香,一朵开著一朵,远远看去,在这等暗不明的夜风中,自迳摇曳生姿,特有幽幽情丝。

    而其本体建筑有著中世纪巴洛克华丽贵气的味道在。

    从没想过女人的来头如此不小。

    也知道此刻虽还没有人发现自己鬼鬼祟祟的影子,但神父知道自己是时候该离去──女人的生活背景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麽不如意。

    或许女人是耍著自己。就像是那些有閒钱人家们没事找事乐一乐那样。他想,是该走了。

    这样的生活,的确已无须他来充当救世英雄──

    这时风中激起一阵不详的颤动,他才刚从那草丛中离开,瞬时间两只喘气不已的大狼犬,已带著狰狞凶恶的姿态,嘶牙咧嘴流著簌簌口水,竖起直立的尾巴朝在他面前,跃跃欲试的狂奋样──

    神父惨白了一张脸,才轻轻往後退一步,那群狗儿们吠吠厉声是更加高涨。

    当对峙到了某一极限後,眼看这群恶犬就要将神父扑倒之际。

    雅瑟还来不及叫,便听得一女声大喊:「住手」

    却还是被硬生生让那利牙狠狠啃上他没多的手腕。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