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要再气了好不好。」

    少年神情一软,诱哄著的声音,像有无限委曲。

    水茵继续听他说道:

    「你都不晓得,当初我是这麽被强迫带离开的──没有人听我解释,也没有人肯相信这一切都是田义他们弄出来的──我刚去英国的头一年,本就无法睡好──我不论做什麽,满脑子都是你──」

    他拉过她的手───

    水茵大概不知道,他有多麽感激──这双雪白,还是热的──还有血再跳著。

    而不是等他回来,已是再也见不到──

    悬悬念念的,除了她,又还能再容下谁。

    「我知道,那时我不够懂事,在他们强而有力的挑拨暗示下,不可控制的将你伤成那般──我一直在想,如果你之後真要出什麽意外,我我一定也跟著你去了──」

    「元华─」

    她吓了一跳。

    更想将手往後一缩。

    但少年紧抓著,这一回,他再也不放过─

    「水茵──拜托,别再拒绝我,行吗」

    没开灯的房里,双手交叠的两人,听著敞开著的窗,那外头传上来的喧嚣,会有种错觉,像是被硬生生分成两个世界。

    水茵却觉得──不论是窗外、还是窗内里的,她都无处可存──

    少年又说:「以前是我还不懂──总觉得一半是可怜你,另一半则是不服气──就因为上了心──所以到最後发现那些实情时,我除了愤怒,还有种连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滋长著──等到後来离开了,是真的再也见不著你时,我才知道──原来思念一个人的感觉,会那麽痛───而之前我的那些不服气,则是源自妒嫉──我喜欢你,早在很久很久以前」

    「元华」

    她终是忍不住。

    猛摇头。

    少年看著她无助的直落泪,禁不得地──伸手抹去。

    「为什麽要哭呢」

    「元华──」

    女人却只是低低的叫。

    难以言喻的心痛。

    来自於一种相形惭愧的涩,哽在心头上的,又是怎样绝望至底的痛──

    那样微妙的情绪波动───

    少年的爱──她怎能要──

    更何况,她早是副抽了乾没了心魄的空壳,还能再回应他麽

    「求你了──」

    她说。

    带著止不住的泣──从开始,他们就不该有交集的。

    「别再说了───」

    「水茵。」

    「不是你的问题。」

    女人拨开他的手。

    「是我──」

    「元华,我」

    她看著他。

    压抑的,剧烈的;浓缩的──那种如冰如水的情働──

    不由得让少年身心一颤。

    这是双多麽苍凉的眼色呀

    「我已经不正常了──」

    「不正常了」

    她重覆著,如吟似咒著──那神情很认真。又是那般伤心刺神──

    「所以,不要爱我,好不好。」

    「」

    少年站起身。

    那怒气,又浑杂了些心痛的。他大力的踹向一旁的木柜

    水茵一抖。

    「该死的。你为什麽总是这样」

    「水茵──你是不是还再恨我」

    他恶狠狠的吼著,却让水茵更感意外的是──

    这样一个好强至极的少年,竟然是

    为她默默的哭了。元华,不要这样」

    她抹乾了眼。

    想伸手拉住少年,却又在片刻迟疑间,将那手缩回──

    少年看了,俊朗的神情不再飞扬。

    挟带著比哭还难看的惨笑。

    「水茵

    年少不曾轻狂小说5200

    ──」

    「拜托不要让我觉得我努力了这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难道真是我自作多情──」

    「你,真是一点都没办法喜欢上我吗」

    她看著他。

    深深的──

    「是。」

    「」

    「元华──我、我真不想你出事」水茵见他沉默著,心口一痛。

    却是更捏著自己的手里,现在种种情况来看──她又怎能跟著元华一块失去理智呢

    田义等人的手段她又不是没看过。

    这群天之骄子,就像是无法无天惯了,她又曾几何时见到他们是遵守这社会法制下安份守己的玩著连囚禁人、害死一条命对他们而言,也不过就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这真正惹怒他们的下场,元华──元华真要被逮到时,又该怎麽办──

    她不想他有事。

    即使没资格爱他,但是她仍想尽自己的全力去保护他。

    「你到底──怎麽计划这一切的」

    少年颓然地。

    苦笑的说:「自然是等监视我的人放下戒心後,我再想办法──用尽一切手边资源去调查你的一切。但是田义他们把你藏的实在太隐密了,我在英国耗著,却始终没有一个好消息──但是我不死心,又再继续往下查,终在一年半前,有人传来了消息,说是田义他们不惜用了一切资源管道,将一个小女孩安进w.h学校内──叫姚水嫣,我就知道──至少还有个能下手的地方」

    「然後,我终於是被获准回到台湾来,於是,我就已下定决心,不管如何,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给救出,不惜一切──」

    「就连小天那──我都求了,可他真以为我仍是什麽都不知道──」

    「总而言之──等我一得到你所待在的位置之後,我、我就像是要飞了起来,不知有多高兴──」

    「这之中,不过还多了点麻烦的小事就是你的手上的铁鍊,田义那几个家伙,竟然还用上这麽一招,不过,反正我还是借到了钥匙,算准了守著你的那些人交班的时间,我於是这般就把你给带了出来」

    这过程中,少年还有些地方是模糊带过。

    但水茵关切的可不是挑出他的语病──

    「你就这样把我给带走──多少天了」

    元华说:「我怕你紧张──於是给你吃了点安眠的,已经过了三天我带你躲在这儿已经三天了。」

    三天──

    竟然已经这麽久了。

    「他、他们真没有一点动作吗就这麽任我们逃开」

    元华这时,心情已平静不少。

    他继续答:「我用了一点关系,将其中几个,给带离台湾,或是暂且脱不了身,总之,我们最後要应付的──也不过就剩下田义几个」

    「那你打算怎麽办」

    「就这麽逃下去」

    「」

    「元华,你有想过──我们以後要怎麽办」

    「」

    「这样做,你家里人呢还有──那个未婚妻怎麽办」

    她一字一句,如刀如刺──

    重击在元华心里,毫不手下留情。

    仅管知道少年做的这麽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但是她实在不得不往最坏的地方考量──

    毕竟,这一切,与童话与爱情都无关──

    而是生死交关的当下──

    她是真的深深害怕著。

    是真的已无法再承受有一点不幸的事发生

    不论哪一方──

    她都同样惶惶不可终日──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