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终是走上一样的路。

    有蛇、有荆棘──

    有沙、有暴风雨──

    一样见不到终止站的暗黑路途──

    「不会放手的。」

    当他这麽一说。

    乾涩的、薄凉的──全勾没一身。

    紧捏住的,是为了哪堵激情

    元华站在那,有著不可一世的笑。

    明明都是同样位阶的人──

    为什麽他狠起来的气势,就是那麽不同呢

    比起蛇,他更像是蝎──

    险的、聪慧的、狡诈的──在那冷不防时,只等著给对手一记迎头痛击。

    毫不留情的,狠残的直往对手的死刺。

    曾几何时,那样如玉般温和美好的人也变得这般深不可探了呢。

    突地,总是意识到──

    两年的日子。

    说短不短,长未及──

    却还是能彻头彻尾将一个人改变之大,让人不得不生讶叹──

    「记得以前这麽说呢莫森──」

    元华眼一勾,又是一阵残裂散出。

    「要藏就要藏得好一点,机会,就只有这麽一次」

    「」

    他倾身。

    眼珠子眨也不眨地几乎就要对贴上田义的墨眸─

    太近的距离,紧紧绷起的两副差距不大的伟岸身形──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幅都是那样的猛烈、噬残──

    却是唇角都挂笑──杀人不见血,什麽叫高雅、致的趣玩儿

    就是这般恶趣了

    「真想玩」

    田义挑眉。

    这时又迎来了一道纤纤细影─

    「华─」

    何康与莫森先走向对方。

    「小艾──好久不见」

    「嗯。」

    元华退了几步。

    耸一耸肩─

    「我始终都是认真的──」

    女孩的眼,不断朝他身上瞟来。

    大抵是长辈们开始等不耐了,才吩咐女孩寻到这儿。

    「田义─」

    他偏头,收了那带刺的气。

    再度看著他,摇头。

    「或许对你们而言,不够就是一场有趣的事」

    「但对我而言,我可是已做好卯上一切的准备。」

    「你们可别忘了我所说的──」

    说完,他来到女孩身边,一笑。

    「走吧。」

    等元华和女孩一走──

    肖叹了口气。

    莫森和何康看了黑耀天一眼:「你呢,有什麽打算」

    「我会看著他的」

    黑耀天拧了一下过生硬的眉心,如此道。

    田义眼一厉。收起了那妖害人间的豔色笑意──

    「谁说这还只是游戏呢」

    一切都变了,

    不是吗水茵不知怎地,看著少年们的动作,脑中竟浮出这两个字。

    摇头,只当是自己吃饱撑著──太閒,才老想些无聊的事。

    但是打从男孩们一进屋後,田尧堵著气腾腾腾地直往四楼跑,接著就把自己一个劲儿的关在那房里,还将西洋杀人片拨得是楼上震声作响。

    她才起疑惑。

    却在下一秒听到季子往上吼的声:「婊子,把那恶

    嗯嗯嗯轻点好疼太紧全文阅读

    心的东西塞进你自个儿的屁眼里,吵死人了──」

    噪音一消,却接著又是一阵摔东西的巨响突地炸开,又外带一个干算是免费大放送。

    又谁惹得这些混世魔主如此怏怏不快呢

    岂不找死麽。

    懒懒的想。却提不起半点兴致问──

    这几日台风前脚才刚走不久,怎也料不到这群暴风男孩後脚就到。

    烦─

    她一喟气,将喝完补药的空碗递给下人。

    这时门一开,

    到是莫森、何康,田义三人都来了。

    这之中,除了何康秀容上还有笑意外,其馀地,冷模冷样──几乎都成了不折不扣的速冻人。

    她瞟了一眼,想也无话好说,一时间竟也莫不吭气任他们摆架。

    眨了眨眼,看著他们各坐在真皮沙发上动也不动,还真是有些无趣。

    她转身──

    却在这时,何康由後头圈上她的腰。

    於是,她也只好停下,任由他的手劲是越抓越紧──

    「何康─」

    她终是冷起眼。

    「你弄痛我了。」

    男孩听出她的不快,这才一松。

    反是用头蹭了蹭她的背──

    「老师怎麽办呢」

    她叹气:

    「又怎麽了──今天一个个都是那样古里古怪的」

    「」

    好吧。

    又没人理她了。

    早说了问也是白问──

    抿抿白唇。却没料到这时何康会绕过她面前,小鹿班比特可爱的眼珠子含水,汪汪的正视著自己─

    她脖子立即往後一伸开。

    「到、到底怎麽了」

    这小骚狼竟是半句声都不出,又讨娇又扮无辜的垂下眼,细白的指就这麽盖在她腹上。

    她想缩,却没能有机会地。

    柔顺地让男孩在那平坦处作怪。

    不对──真是太不对劲了。

    从头至尾,还真是没见过平日花枝招展不可一世的孔雀小花男们,竟难得的在今日彻底进化成隐形人究竟是怎麽回事

    「老师的肚子」

    「应该是有宝宝了吧」

    听他这麽一问。

    水茵摇头。

    怎有可能

    「我的生理期才刚走呢」

    「怎麽会这样呢」

    听得少年的咕哝,水茵也不以为意。心底略翻白了花──

    暗道:

    当我是母猪呀

    说生就生──还真以为跟下蛋没两样是吧

    「要是水茵有宝宝,那该有多好」

    好──好个鬼勒

    水茵暗地一阵腹诽。

    「去国外吧。」

    这时,没头没尾的,田义突然开口道。

    「待个一阵子──」

    啊─

    卧房内,似乎也就只有水茵愣得像失智老人般反应不来。

    究竟,有谁能告诉她──

    这所有古里古怪,又到底怎麽回事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