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乖──别动,没事呢」

    那冰凉刺骨的刀锋,隐隐反著亮光,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刮掉那黑毛。

    水茵惊吓後,那死白的脸色顿时又不可自抑的涨起满脸桃红。

    如今她贴在少年的怀抱当中,莫森从身後岔开她那瘦能烙骨的腿,她还能感受著臀边微顶著的硬物。

    她脑袋一片空白。

    许是无言以对───

    愣愣的发呆,也这麽见著那刀一落一落地,轻巧的将她那私处的毛给理清光光──

    其实严格说起来,水茵本身就不算毛发浓密的人──自然连那小腹沿下的那禁密花园当中,也没有太碍事的遮盖著──

    莫森很认真。

    好半天不吭一声。

    只有那吐呐在她耳畔旁的气息,极搵烫又扎人的──莫名的让她心底小掀寒颤──

    空气也像是被禁止一切活动──整间浴室的气氛在这过程中,也显得太僵硬──

    徒留那沙沙作响的剃刀游走在她腹下、毛边,一点也不留的,将这覆著极私处的遮蔽物给全数剃掉。

    最後──也不知是过了几分钟,总之,在水茵还没回神之际,事已完毕。

    「可爱多了」

    将那剃刀往旁一搁,她又听得莫森带著急兴奋的语气开口。

    她眨了眨眼,看了会儿那已被毛巾给拭清了的光溜溜的纷处──

    倒是自己看得不习惯

    可莫森的指,却又是那样迫不及待的──早强压上那如玫瑰色泽的柔软处,勾起她的震颤,接著又是兀自地恶意地千巧拨弄著那敏感的核上,一挤。

    下一秒,还来不及让她说不的,那上方的又被人给重重抓起。

    她低哑了一声,头一偏,却是抗拒不了这已经过长时间调教下的身体里,才让人这麽轻轻一触,便极有快感的最不堪一击之应。

    「早就想这麽做了老师本来就该全身粉粉净净的──就像这样──」莫森那轻笑,听起来自是邪肆万分了。

    「连那芽核儿的反应,都可以一览无疑了」

    虽然她背贴著他,但是,还是那感觉到莫森扫向自己的视线充满著浓浓的掠夺──

    她没再出声。

    又或著在她不自觉紧紧卷著脚指头──努力想抗拒这羞人的反应。

    哪还能再分出别得心思与少年凑和著──

    可莫森却又自迳的笑,听起来,倒有著没心没良的薄情渗出──

    「老师──你自己看」

    从那下方抽出著细长白指中,还不刚巧地拉开一抹银丝,稠地黏地──满是腥意的水茵一个憋气,瞟向那带著罪证的指,就像面对一个凶神恶鬼,令她不自觉一昧往後退──却不料得只是将自己更蹭热了背後家伙的分身──

    这样进退不得的窘境,她是一哽噎,那手掌又再度深深潜潜钻入她花缝嫩芽底间,抽抽,打起瓢花,溅盪著那恶意的圈弧,恣意妄为的在她急想阖上的大腿深处,放火──

    而正当这时前後挟攻当中,她就以为自己将要溶成那夹心饼乾里的那软馅时──外头的门却被敲了敲声响,接著就是直接开门而入──

    「莫森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说话的,竟是许久未见的田义。

    她浑身一软,不料又让莫森的指更深入自己的体内她颊一热,倒是低著头,谁也不再看

    少年见她蜷成球似的样儿的确可爱。

    皆是会心一笑後,该在干麻的动作也不因好友闯入停下。

    嘴上再自然不过的一阵话家常後。

    田义和田尧──是了,这两兄弟可是一起进来的;最後也都褪了衣,下入热池当中。

    於是莫森得知了田家少年们最近又跑去马尔地夫玩了回高空弹跳──

    田义与尧也得知莫森最近回了日本,当著那跩个二八五万的同父异母的兄姐面前,亲手活生生将那值好几百万欧元的地契通通烧得一乾二净──

    入主了本家之後,似乎还有场大战等著好友──

    然後说说笑笑中,田尧飞也似地奔至,跳下那大池当中溅起了满点水花

    手里拿著是82年代的好酒──香而醇,浓甜且烈──好酒、真是好贵的酒─

    「有什麽需要──要我兄弟帮忙的,一定没问题」

    「譬如说帮人收尸搭个灵堂买个位子供摆著的这本大爷是绝

    倒贴ok?笔趣阁

    对、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完全没问题──」

    那凤眼一挑,接著这片水乡泽国的天地中,便是三字经问候对方的总总经典之最的俗话都叫霄满堂了

    仅管这气氛虽好──

    但显然水茵可就没那麽轻松写意。

    尤当她那花像被拨瓣似的让少年们一捻出之际──

    尤当她将那灼辣的体瞬吞下腹之际──

    小腹那边过後所窜起团火豔直直一把焦噬著水茵──她已经分不清是那酒、还是那少年们的触碰而所作祟,是再度引爆了所有、所有的一切「水茵──」

    又是一番胡天乱地的弄後,累得她一沾枕,便就要睡去。

    少年却拉住她,蹭著她粉细的手指,把玩著。

    她勉强半开眸,对著那似璀星亮如炬的眼──

    大抵是她这爱困的懒样──又逗笑了他们。

    心底无奈,她总是不懂得男孩们的花花肠子里搞弄得又是哪样。

    看她就笑、又搂又抱的──水茵总有错觉,是不是她长得太像芭比洋娃娃,才会惹得这群少年爱不释手。

    又或许,是受了诅咒─

    这时,莫森又说了:「水茵,元华回来了」

    「」

    她不自觉的打了个酒嗝──乖软地。

    「喔──」

    拖长了声,她抽开自己的手撩去捉弄在自己鼻间痒痒的发。

    「那,」「怎麽了」

    一旁躺下的田义蜜蜜地吻噬著她的後颈。

    似也有些困了──他将女孩揽入自己身下,柔柔软软,比那抱枕还要舒服──

    「不──」

    「只是和你说一声罢了。」

    莫森和田义互看了一眼,再道:「听说他要订婚了老师还有印象吗」

    「就是那个已卸下d国总理之位的墨客参务员的女儿,爱莉儿──」

    「」她安静著,过了半晌,才又开口:「说这些有什麽意思呢」

    水茵强打著气力,翻过身来。

    靠在田义的身上,她满脸无奈。

    「你们这麽说,是想从我脸上知道我会有哪些反应」

    「还是,想得我哪些保证──」

    「」

    「」

    室内的两个大男孩顿时安生,不发话地。

    而田尧突然想吃鼎泰丰,转身打过电话叫何康送来,半晌,他这才由那木造地小阳台进入室内。

    他眨了眨那细长的眼儿。

    「怎麽──突然变得这麽奇怪」

    却没人理得他──

    水茵却是自迳的笑了,有些冷意:「我不都已经被你们几个锁在这儿了吗你们还在担心什麽我离开吗」

    她幽道:「我又还能去哪──」

    她扫过这几个男孩的面。眼底有些血色,可语调还是那样轻柔不染恨地:

    「都被你们逼到最底了又还要我怎样呢」

    「别总爱拐著弯和我说话,你们也知我智不如你们──说吧,嗯」

    「老师──」

    「不是这样地」

    田义挣扎著,那脸色──有些涩索──

    他压在女人的身上。

    明明是这麽柔软溢香的香身,为何偏有颗再也化不开的冰心铁肠

    「你真不明白吗──这几年」

    「我们这样对你,你难道一点也感受不出吗」

    这是什麽意思

    她只觉得想笑,於是也就笑出声。

    男孩们此时都圈在她身边,紧紧地,似围起那最窒人的禁梏──从头至尾,无不一处明白透出他们此生对她───是再不会如此善罢甘休

    女人或许一直都是明白──又或者,这是在他们如此对她之後,她唯一还能坚持的,还可以残忍下去的,也就是如此这般──

    给不得的──

    她什麽都给了他们,毫不保留地──却就是那颗安在她体内跳动的心,她是不肯给、也不会给。

    更何况,是要怎样均等地分给这六个人

    怎麽想──除了好笑,她还是只觉得很好笑─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