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个女人,你还真以为是你能见得了吗」

    「说到这个──让我又火了」

    田尧边说,边带著恶狠狠的样儿走来。

    虽不明白他要做什麽,但是直觉地,虑婉华便知道自己一定得向後逃──

    但是方才让他这麽重重一踢之後,她惊恐的发觉自己的腿骨似乎已扭伤,自发灼痛而难以控制──

    「你好端端的管什麽閒事」

    田尧边说,顺著那口恶气──用力的把脚踩在她避之不及的手背上。

    「啊──」

    难以想像的剧烈疼痛,就像是要将她的手给碾碎般──

    她哭的、叫著,脸上早是糊成一片湿。

    「就你最行──」

    「不要──不、不要了」

    那鞋底还印在那血烂糊当中,又是一转。

    「要不是你只吊著那最後一点不值钱的命──我还真想把你嘴打烂」

    之後的话,她再也听不入耳。那汗成水,湿了她的发她的身──

    最後她一个瑟缩,竟也就这麽不知觉的痛晕了过去

    每次的清醒,好似又会有更可怕的事等著自己。

    这样不断反覆轮回再轮回的事儿──已让她剧怕到就算是已醒神也不敢再睁眼了。

    她在黑暗中,听著那窸窣的走动声─

    是田尧吗

    那个可怕又恐怖的魔鬼还待在这儿做什麽该不会是就等著她清醒──然後又将会用尽怎样骇人至极的手段去凌辱自己

    不──

    不要了她再也不要承受那些了

    却在这心微微发抖之际,突然听得柔柔的一声叹。

    她一吓。

    竟是控制不住的睁开眼看去。

    竟然是───

    只见水茵披著那水蓝色的长外套,如今正蹲著她身边,无视於那恶臭的──拿起她已麻木无觉的手,开始擦药──

    「呜」

    她一个吃痛,当消毒的双氧水大面积盖上那伤口时──她一阵痉挛泛遍全身,扭著的身却被水茵牢牢按住。

    「你得忍著点──再不作些处理这手恐怕真要废了。」

    她顿时登亮了这几日来皆无神的眼,看著眼前面容皎白的女人──

    为什麽

    她为什麽会──

    却见水茵再替她上好药,开始用白纱布包手时,边说道:「傻女孩这下终是嚐到苦头了吧以後可别再如此莽撞───」

    「你」她哑著声,吃痛却还是勉强的问:「为什麽帮我」

    「你要让我离开──」

    她的视线看过她的手腕,果然已经无铁鍊的痕迹。

    「是备用钥匙。」

    水茵看著她,又是温温一笑。

    「本来是被我藏著好好的秘密武器──却不料如今是不得不提前使上了。」

    「那──」

    那你以後怎麽办

    「没办法你也看了田尧的真面目了,那群疯子──我可不希望有任何人再因我的事要死要活的──」她倒是无惧无畏的一耸肩。

    虑小姐刹时又想起恶鬼般田尧的脸孔──如今水茵就这麽放她走是已得到少年的许可吗

    她昏沉沉的这麽想著同时,却又听得水茵再道:

    「你也别怪我这麽久才来寻你这几日他们来来去去的次数变得频繁很多我这可是好不容易偷跑过来的──」

    虑小姐心中一阵感激。

    高兴的情绪激动的像是已绽开了朵朵花──

    却也在感惭愧之馀,不免问道:「那麽──如果被他们发现了,你会怎麽办」

    水茵似没料到这娇小姐从鬼门关硬拉回後,人似乎也改了不少。

    至少还懂得关心她这个情敌──

    「你还真是问了一个好问题呀」

    虑小姐听著她的低喃,看著她脸上幽动不明的色调,似乎尽写满了愁怅凄意当虑小姐重见天日。

    即使这外头的时间,还处在月空当照的深夜下。

    可只要一想起自己果真没有眼盲的事实後──

    一切梦魇恶障自是迅速的抛至角落。

    对著这外头的星月照耀,闻闻那沁凉如水的味道,一种属於不造作的自然风情,为夜的特色之美她

    老婆的男人们全文阅读

    都细细收尽眼底──可从不曾有这般深深体悟──能活著,就足矣。

    这真是要彻底经历一场结难後,再多得一次重生机会的人,才能深刻的体会。

    虑婉华不禁想起田义那时在囚著自己的冷言冷语──

    虽是真的吓坏自己。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讽刺得可真对

    自己以往那醉生梦死的日子,到底追得、寻得又是人生哪桩

    罢了──

    现下想这麽远做什麽呢

    虑小姐後来让水茵给解开了那锁鍊,也幸得那钥匙能对上那锁孔。这才让後面的逃亡计划得以进行下去。

    而等水茵搀著她来到外头以後,虑小姐这才恍然,原来她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这栋别墅的活动范围。

    水茵知晓能把这麻烦事越快解决越好。

    於是,在替虑小姐重新换好衣服後。她便扭头,对佣人道:

    「去帮这位小姐叫车。」

    「是。」

    虑小姐的身体状况自是很孱弱不堪。

    给过她几包补充营养的品及谷,佣人已回来,说是车子已在外头候著。

    这一来一往之间,倒也没再给她们太多说话的机会。

    而直到虑小姐已坐上计程车里头时,心底一个踌躇,竟促使她硬拉著水茵不放。

    水茵睁著困惑的眼,在风中、在这夜底,竟是不可自抑的闪耀著最动人的璀灿流光,那欲开的红唇被那青白的肤衬著下,似又过份火红起来。

    就那麽恍神中,虑小姐终是有些明白为什麽水茵这样一个女人,会那样俱有让人神魂颠倒的魔力了

    「要不,你跟我走吧」

    当话一出口後,心情也蓦然开阔──

    或许从她进来解放她後,自己就已经想这麽说了。

    「我见你困在这儿,似乎也很痛苦──」

    「你今天救了我,说什麽我也会在往後尽全力护住你──」

    她每一字每一句莫不是出於内心最真诚的意念,急道。

    水茵听完──

    仅是露出个媚态尽绽的笑容後,最後轻轻摇头,算是明白的拒绝她。

    「为什麽」

    水茵道:「这之间,有太多事,你不会明白的──」

    虑小姐可不满意她这般不积极的态度,她续说:「但是你这样被他们对待你受得了」

    水茵心中一働,难怪少年们总不肯让外人多与她接触──

    思及此,一个苦笑後,她主动将少女的手拨开,并把车门给一并带上。

    「你的名字──」

    虑小姐正要说,可水茵已抢先摇了摇头。

    「算了反正是真的不可能再见了知道名字又怎样呢」

    水茵带著温暖的眼色再看了她一眼。然後快速的转头:

    「司机先生,麻烦你了──」

    「你──」

    「再见。」

    水茵微笑,「不,不该这麽说的──」

    前头的司机热起汽车引击。

    水茵站在那外头,伸手压住那躁动凌乱的发丝。

    虑小姐靠在那车窗边看著,竟又有些不忍──

    然後,她只听这女人说了句:「最好该说永别了」

    於是,到了最後,水茵仍不晓得虑小姐叫什麽姓什麽──

    或许对她而言,这虑小姐也不过只是个过客罢了,转眼云烟,被其他事一累,便也就很快忘至脑後

    但对於虑小姐而言,即使多年以後,她仍是忘不了那双水做的邃眸,在那月夜下,犹自地散发出盈盈氤气──让人一看又再看,足易成沦、成瘾──

    後来──

    果真如女人所言,即使几年之後,她已真正嫁成并顺理程章的成了田家的长孙媳因商业上的利益考量,却始终是再也得不到丁点有关水茵的事。

    少年们与女人间终其一生的纠缠,任由她通过各种角度去想,还是觉得很可怕

    那麽那个女人,究竟又是怎麽想呢──

    恐怕虑小姐终是不得解。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