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来到那地方─

    一个停车场,放置垃圾子母车,那角落。

    充满的暗、恶臭、**之气息。

    一个女人,周旋在两个大汉中。

    就在那个晦不明的角落。

    水茵看著那个点。

    她的眼,满是无法相信──

    又或是完全进不了状态。

    那等活色春光,如今却是蒙上了一层灰。

    邪恶的、堕落的──又或者是除了激发这世上万恶之罪欲外──

    只让人想逃开──

    这般窒息,令人痛苦的地方──

    女孩的影错散著,两个大汉撑著她的身,交叠在地上的逐成了那斜长的暗影。

    他们远远的看著。

    车上无人出声。

    握在水茵腰上的掌,一紧。

    对於车窗外,远处的暗欲横流。

    徒添那满室肃缪之气。

    女孩一仰头,当背後撞上那墙面。

    大汉狠狠的进入她,没有犹豫,也没有一丝怜惜──

    他们啃著她的身。

    咬住她的柔软尖挺──

    舔上那细弱的曲线──

    吞噬著她的唇。

    在那毫不留情的狎玩当中。

    女孩像只落了陷阱的小物,被那猎食者生吞活剥终至死亡般──

    彻头彻尾的玩物。

    女孩的叫声,以及那些大汉的低语。

    他们在车内,无从得知。

    只有水茵,看著那女人一上一下的大力摇动中。

    她眼染哀凄,神情,在这一刹那,是再清明不过。

    是妹妹

    即使看不清楚那仔细的样儿,但是她却已是再肯定不过。

    是妹妹──

    是──

    怎麽会这样

    「大枫死了,俱乐部的人都知道,他死在厕所,死於他胃中塞满满的海洛英──」

    「水嫣是他最後在一块的情人,在此之前,大枫从没对人这麽上心过。」

    「为了让大枫戒掉毒瘾,他们俩人试过各种办法,然後,还是没效──」

    「听说是在一次争执後,神智不清的大枫将那毒针误入水嫣的身上」

    过了半晌,那两大汉狠狠的纵欲过後,将那女孩一放,任由人软趴趴的跌在角边上,他们说说笑笑,从影中重回光亮下,众人才看出是两个警尉,一高一胖,神情猬琐不堪,那眉目间栗歹样,似蛇似蝎,寻常人唯恐避之不及──

    水茵心底那股恨哪

    直想冲下去──冲至那两人面前做些什麽───

    但是莫森紧紧拉住她。

    她不语,可动作一下子变得更剧烈──

    而他们车内的拉锯战直到女孩爬起身,稍後脱著畏颠颠的虚软脚步出现之後──

    水茵只能紧紧的咬住手。

    咬得那血,尽出─

    「老师」

    少年慌了,连将她手强制拨开。

    「别咬了别咬了疼死人的。」

    大枫死後水嫣神更痿糜不振,接著大枫的死对头看上了水嫣

    邪无罪小说5200

    的好身价──

    被毒品控制的水嫣,从此就在学校、老师、同学面前失去联络──

    高中第一学期,她才去不到两个月水茵没看过这样的水嫣───

    又或者,她几乎是不愿相信,眼前这个走动的,会是自己的妹妹。

    致的美丽。

    绝对的优雅秀典的气息何时不复

    她的骄傲她的无缺点以及她种种由天上赐给水茵的最美丽的宝贝。

    从今而後是不是再也看不到

    比没有灵魂的玩偶还要可怕的是──

    走动著,只是个腐死多时的女人──

    行尸走行尸走行尸走行尸走行尸走行尸走行尸走行尸走

    又是哪个鬼鬼魅魅强驻於那体内

    扯开了美丽的皮相,破坏掉那连背影都显得灵气万分的形儿

    集丑恶、污浊;残破凋凌的女孩──

    她两眼放空,唇边还有著刺目的白浊。

    她一身脏污皱巴巴的连身群上,那纯白的花边也沾著一些痕迹著。

    随著她行走,那多馀的,白的脏的灰污的,也就这麽跟著一晃

    多麽可笑至极的样──

    却是她的小妹妹。

    水茵越想起以前,就越越来越觉得此刻的景像有多荒谬。

    她该笑还是哭还是该大叫老天不公──

    又或是该搥地说这世道儿是怎麽了

    为什麽得道威风於世的尽是些没心没良的魔与妖

    见他们作祟的、捣乱的、恶意的却不受半分伤害──

    可滴血的、欲哭无泪的、偏就是那一生庸庸碌碌至死,方能喘口气的好人儿

    可叹可悲───已在这大环境下处处碰壁;被打压、被打击、再被炸得所有一点也不剩───赔了心、坏了身、苦了情、痛上所有的盼望後,却就是再也见不得一点光、一点奇迹再降临──

    造孽呀

    究竟是怎麽样罪恶深重才让她们今生今世这样───

    掏心掏魂

    「老师──」

    「天,水茵很不对劲」

    这样一个激动、一个紧心────她往後一倒。

    全崩了、全炸了。

    她开始大哭、开始大叫───

    没了意识、没了念想───那哭声一句比一句更加尖锐刺耳

    「怎麽会这样怎麽会这样不该的不该的王八蛋───这该死的天、该灭的地───全都滚滚滚」

    「呕──」

    大家那个纠心肝的喊老师──

    她任他们揉著捏著抚著。之後却是满口:

    「水嫣嫣儿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喊著念著。

    然後呢──然後呢

    还有什麽然後的

    人之将绝哪

    她那个惨笑的,两眼一花,喷了黑血地再陷至那全然黑暗的膜中──

    再不愿睁眼了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