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嘴巴里的伤口大致上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不过,病人有严重的脱水现象──你们得时时注意病人的身体状态」

    「可她一吃就吐」

    「那该是病人本身已有厌食的倾象──」

    「」徐医生一叹,对著从小看到大的小辈道:「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让她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徐叔别说了。让她去医院,大家不放心呢」何康偏头,看著手中的药剂──氟西汀,新一代的抗厌食症调节剂──

    徐医师接著说:「现在给予她的是静脉输──补足多种维生素──看看是否能不能先解决她此时呕吐的情形」

    「过几天我会再来看看──到时再决定要用药还是注胰岛素就好」

    何康这才松了口气。

    他跟著徐医生下楼。

    「那个女人──似乎情况很不稳呢」

    想想,徐医生忍不住再说。

    又或者,基於医生救人的天,他实在不得不管一管──

    「小楚──还是让她送医院吧嗯」

    「徐叔──」

    少年冷著声。

    徐医生错愕回神。

    却发现男孩的脸上透著一抹厉色。

    「就说了这不干你的事了,别管了──」

    那眸中的狠冽──著实让人深深一颤。

    徐叔於心底苦笑。

    到底小孩儿还是自家院长公子──他怎管得起──

    罢了罢了──

    「徐叔明白了。」可再也别多事哩──「说是厌食症──」

    回到楼上的书房。

    他宣布道。

    环顾四周,少年们各个神情凝重的──

    「靠怎麽就是特多事呢」

    「我就知道是这样」

    「那现在怎麽办──」

    「徐叔说,除了药物以外,最重要的还是在她的神极不稳──送去医院安顿比较好」

    皱眉──

    然後,众人的视线再度看上萤幕:

    那画面里,是隔壁间的寝室,如今水茵躺在那儿,又吊著点滴,再度睡去

    「她是不想活了。」

    看著那营屏,有人突开口。

    季子程嗤笑:「当听到她在医院抽针头那一次,就有些了悟了」

    「没想过软柿子也有硬起来的时候。」

    莫森不赞同的瞪了他一眼。

    「现在这样也不是办法」

    「说送医院那也麻烦,元华的事儿一闹,大人们这会儿焦点全往这摆──水茵一送到医院,大概只要我们不留神,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那八成是她的希望──」

    少年们闻言,又是苦笑,萧索的──

    「对她难道不好吗怎麽别人是拼了命的贴上我们,但她却是死拼命的想要逃开」

    「不就这点特吸引人吗」

    「又傻又软弱──却始终保持著这世界始终是美好的笨想法」

    「季子,你还嘴硬──你不就特爱她这一点」

    肖和砚一叹:「爱」

    对这词显然很不得了。

    「呵」「你们说,这爱情──究竟是什麽」

    季子挑眉,笑答:「不知道──门当户对,还是漂亮尤物──出门是贵妇,在家是浪妇」

    田尧忍不住回嘴:「你物化了爱情──蠢猪」

    季子笑了:「要不然呢──是疯狂的占有,容不下一点沙的,只想将人栓在身边的──那才叫爱」

    肖和砚轻轻道:「听起来是有那麽点过份」

    正如他们此时的行迳──

    不由自主地──

    疯狂的──

    著魔的──

    只要她能留下就好。

    何康楚巴在营幕旁,突地道:「即使我们爱她──」

    「但老师始终不会爱上我们吧」

    「我有次见过她看元华的表情柔得似要溢出水来,笑得比什麽都要灿烂浪漫的──」

    莫森道:「瞧你说得可酸勒」

    何康於是咬著牙:「切──就别五十步笑百步」

    肖摇著头:「的确呀,一边欺负著老师,一边还妄想要得到爱情」

    实在是太贪心了。

    季子怪笑,顺便一口饮下那酒:「爱情,多可笑的字眼。我压就不信──」

    他看不见什麽美好──发生在他自身的,可从来都是这般破破烂烂

    何康楚说:「得了吧,你这个反社会的怪类,少说两句尖酸刻薄行不」

    「义你怎麽都不说话了呢」

    「是伤口还疼吗」

    「」

    靠在沙发椅上的少年对弟弟摇摇头。

    「她是真的恨我们对吧」

    「」

    少年们这下皆沉默了。

    「但是──哪怕如此还是无法放过她──」

    「为什麽呢」

    「就是这麽犯贱,死缠著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忍受不住──没有她的日子即使她要死──还是得死在这里」

    「这是不是──」

    他看著弟

    倒贴ok?无弹窗

    弟,看著所有人──

    「是不是我们都疯了」

    这样的痛苦──

    女人被他们所囚的同时──

    他们也受著那磨难

    却是无人愿意走开

    女人只能是他们的,只要是她,哪怕带来是残了、疯了、废了──他们都还是要她──除非是他们厌倦了,游戏终止的那一天以前,水茵永远都还会是他们的心头───以及甜甜嫩嫩的所有物少年们过人的毅力实在不能小觑。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时候不能让这群素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习惯的天之骄子们如愿─

    像是她,这个又平凡又过气的老──女人。

    他们逼她,在医生说可以开始进食时,一次又一次,他们好说歹说用尽各种法子,使劲让水茵吃上点东西──但是通常才咽没多久,让少年以为一切都没事後,她眼花一翻,便又是呕─的吐了满地的秽物──像是在挑战少年们仅存不多的耐存货般,她总能在吐完後见到少年们由白转黑,再炸成全红的强烈怒火。

    但是少年们始终是非常人,措败後,他们会再打起十二万分神,再接再厉,偏就是见不得其中一人出现打退堂鼓的神情──

    他们以口喂食,对待她时体贴入极。

    餐餐都是不一样的菜色主食,一个月要过去,她似乎还没见到半道菜重覆过──

    但她还是就静静躺在那儿──等死。

    吃了吐,吐了,再被迫吃───

    她看著少年们手足无措的样子,心中得不到半分慰快。

    只有累──

    永无止息的累───

    或许她一死,对大家对自己都是个解决的好方法。

    她如是想著,然後再度沉沉睡去。

    於是,她的时间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睡眠中,只有那三分之一在现实里品嚐著她的不快乐以及少年们越来越紧张的脸色──

    终是──靠著药物点滴维持的生命也只悬挂在那一线之间。

    她缓缓的移了头,看著被关上,隔著那片玻璃的窗外蓝天──

    她有多久──没再呼吸到户外真正新鲜的空气呢

    当那飞鸟身影掠去,少年终是看出她眼中的渴望。

    莫森红了红眼。

    他温柔下身。

    如今瘦得只剩下骨头皮的女人。

    「老师,要不要去外头走一走呢」

    「就再太阳底下,花园内散散步,好不好──」

    她听著,无语。

    但少年已将她一把抱起,放在寝室角落当中的崭新轮椅上。

    替她腿上盖著一条薄被。

    在打点好一切时,莫森竟也没忘记要带把洋伞──

    她默默将少年的举动看至眼底──

    她拒绝去解读,一如她始终没弄懂少年们看向自己眼中的那抹深沉───究竟为何。

    她总以为,这所有的事儿,绕了这麽一大圈的,只因她倒楣成了他们游戏的角儿,所有的举动掩藏在那温柔下的,则更是有场灭天焚地的事等著自己──

    她早是无信心。对於人对於这数度将自己抛开的人世──早就存了想不顾一切,只求能逃得远远───

    当她离了那一楼大门时,看到天上的阳光,飒飒的风声,远的青近得深绿配红花的景像时,她却又为得能重发现这一切而内心深处感到强烈的震撼──

    她不禁握了握拳──

    却又再下秒寞然的摊开了掌──

    用尽全力的她再闻了闻空气中的味,有草味有焦味,还有土香花香,风清清云沉沉──她努力的感受,像是要将这一切全都吸收殆尽──

    「老师,舒服吧。」

    「不过放晴也只有这几日呢听气象报告说下周二开始冷气团就会来报到了,到时又乾有冷,还下雨,可就折磨人了」

    「」

    「对了,老师这几日我听人说薰衣草花茶可以安眠──肖上次说你夜里不太好睡,下回我让人带些花茶来泡著喝好不」

    「」

    「老师──」

    她早已没了声音,又或者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再与人沟通──自从她住进这个宅子後,便再无说上任何一句话。

    但是今天──

    她动了动鼻。

    勉勉强强脱口,带著喑瘂的声。

    「莫森──」

    「嗯」

    刻意不对上那乍然惊喜的眸。

    「不用了。」

    她继续道,更没理会男孩发白的脸─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

    「我活不久了──不是吗」

    「老师─」

    她陡然落入少年的怀抱中。

    莫森绝望的喊──

    对此,她却笑得如局外之人,戏一场般的口吻道:「其实让你们最後也能感到痛苦也是好老、老师是太笨了些总想不出什麽厉害法子回敬你、你们死去其实也是件好事──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