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他把药投入───

    窗外正巧掠过一道影。

    他下意识的回头,发现远走高飞的是只乌鸦的身影。

    学校内,还四处弥漫著过节的喜庆───

    「──」

    真是可笑又无聊至极。

    他从来都不觉得这种日子有什麽好庆祝的。

    「肖学长请收下我的心意。祝你圣诞节快乐」

    他微微一笑,那神情,高傲中带著难以亵玩的美,且保持著贯有疏离的冷然气息。

    於是,不意外地看见那道道痴迷难把持的目光。

    「学长,你今天晚上会来福华饭店吗听说柯语薇也会去」

    「学长」

    「小肖」

    他一颉首,拿过那包装美的礼物。应该是巧克力之类的礼盒吧──

    女孩们千遍一律的送礼赠心意的模式,早让人深感不耐

    「对不起,我还有事,得先走了」他再度礼貌微笑,带著翩翩不凡气度,优雅退场。

    「是莫森学长耶」

    「皇爷党的人果真感情都很好」

    随风传入的,少年们听过,一笑置之。

    那些愚蠢的人理当不会知道,他们所渴求的,又或者所在意的:是更深一层,或者是说更为强烈的事物。

    比如女人

    那挣扎欲哭时,微眯著的那一双情动的媚眸。

    紧紧的,扯著他们的心。

    一把推开学生会的门。

    看见玻璃桌上的点心与红酒杯。

    康楚倚在窗旁,见到他们,甜笑。

    「季子呢」

    「今天他不会来,家族聚会──」莫森回道。

    然後他们坐在沙发上。

    学生会内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田义和田尧带著慵懒而又妩媚至极的神色,缓缓步出。那凌乱不整的衣衫,以及唇边绽放的美丽───

    想也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都到齐啦」

    田义眨著媚眸,轻问。

    「差不多呢」

    「带子呢」

    「放了。摇控器一按就开始了。」

    「元华呢」

    康楚笑叹:「会来的你们真该瞧瞧他一听到水茵这两个字──那双兔子眼儿瞠大的样儿───还真以为水茵是他的所有物呢」

    田义也找了沙发坐好。

    田尧则像只蜜蜂似的勤劳地在点心旁打转。

    莫森听著mp3,那微闭的眼像是睡著一般。但那打著节奏拍子的手指说明了他的意识十分清明。

    只有肖和砚,眉峰紧皱。

    他看著桌上的杯子──

    「田义。」

    美眸缓缓扫来。

    「真要这麽做吗」

    康楚已由窗边回头。

    「怎麽你又有什麽妇人高见啦」

    肖和砚瞪了他一眼。

    「我是说不是已经找到了确切的位置吗我和季子都觉得直接把人带回来就行了,又何必多这些手续」

    田尧发出心满意足的微笑。最爱吃甜点他早在一旁闷头不吭声的吃了起来。

    舔舔手上的蛋糕屑。他说:

    「笨都说了找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这回若没亲手弄断他们的关系,下次难道真要让他带警察上门呀」

    以元华那种子,这倒很像是他正义感十足的作风。

    「但,事情真的会照著预定的计画走吗」

    「这点我也不能保证。」

    田义晃著手中的酒杯。

    那似笑非笑的邪佞神情隐隐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

    「但是我了解元华。」

    他轻道:「典型的完美主义者,自律高,是非分明,而且具有严格的逻辑,做事向来便是非黑即白,没有所谓的中间地带。」

    「这次老师的事,不论是在哪方面,都已经是他所容忍的极限──」

    「如果说再给他更强烈的刺激下──」

    「升起自我防卫的他会不会成了个情绪化十足、自我批判重,然後是心狭窄到在背地里做起见不得光的事」

    所有人顿时一片静默。

    莫森苦笑。

    「田义,幸好我们不是你的敌人」

    摇控器一按下,学生会里的晶荧幕发亮了起来。

    透过那映象,成了催发恶念的芽。

    快速的蔓生───在他心底盘杂交错、难割难离───在那娇喘缠绵不断,在靡的律动当中。

    他的心,冰冷的如同坠至冰窖,僵硬地无法自己。

    女体妄情的快意呻吟如此艳美、如此的惑诱。

    在那交叠的欲感官刺激下。

    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面容,微微掩着的双眼濛然地闪着点点碎光。

    像是没有挣扎没有不愿───柔顺的在人底下

    一些他从不愿深想的事情,那倾刻间就像是不可抗力的恶餍───朝他全面袭来

    他既躲不开那黑色咒焰。

    却也挥不散心底最负面的引───的

    一启一闭喘息的红唇娇艳欲滴,持续地发出阵阵高高低低的呻吟。那该是他的画面中。

    那耀动的苍白孱弱───以及所衍生出的奇异敏感───都该是他的为何竟让他在这儿看见女人镜头下所绽放出的艳绝之色他颤抖。几乎想要就此不战而逃

    却又被硬生生定在荧幕前,看着那原是心底最保护的花儿;任人肆意的截取、邪意的挑弄

    水茵

    这不是你

    有谁能这样告诉发颤不已的他───或着,是来拯救他欲爆炸的心魂他口干舌燥、头痛欲裂───迅速地喝了一口水。

    不适的猛咳。这才恍然,滚入喉头的,是杯红酒。滚───你们通通给我滚开他多想这般失声大叫却再被软绵绵的挡回去的手势下动弹不得

    他整个人就像是陷在熊熊火海当中。

    痛苦着焦麻着愤怒着───的

    当他再醒神已是月空当照,夜沉星残下。他带着一身叫嚣的心魂,浑浑噩噩的来到水茵待的地方。宁可什么都不再想。但偏偏脑袋像是有自我意识的不断拨放着所看过的影像。一遍再一遍──&l;元华

    那声音,多么温柔呀。

    和影带上的──的他咬着牙,混着鲜意。水茵不明白为什么男孩会突地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看着少年似又怒又悲,那透着亮的眼眸,就如同墨玉上蒙上一层翳。

    到底怎么回事

    见他咬着自己的唇,她回神后开始推拒。

    疯了吗

    怎么会这样

    男孩藉着体力上的优势,压在她的身上。她开始又蹭又踹──

    &l;水茵──

    &l;你需要冷静──她叫着,仓皇失措。

    &l;你是我的少年喃喃的语,化作最暴烈的执念──

    &l;水茵,快说你只是我一个人

    警嫂之红樱桃帖吧

    他的吻一再的被女人抵抗。眸中的热度渐烧成狂天的怒。

    &l;你在说什么她推着他。即使他沉得像块巨石──

    &l;我、我是我自己的──她吼着。

    还是不全然明白是什么状况。

    而显然地,少年心中的引信就被她这句话点燃了起来他眯起眼──的带着可怕的灼灼眸光──

    啪只见少年狠狠地,重甩她一记耳光。那一巴掌落下,她只觉得半边脸整个麻了。&l;你只能有我你这该死的女人

    她吓住。瞬间自己身上的睡衣被他七扯八弄的乱成一团。

    &l;你怎么就这么贱&l;非要人睡你不可吗

    &l;不、不是的。她慌张的,或许那些男孩又跟少年说了什么──

    &l;元华──你听我说

    &l;我现在不想听──你别动&l;不是的。元、元&l;啊的她现在的扎动像只带利的猫儿,但又怎敌得过处于愤怒边缘的野兽。

    两人扭动了老半天,少年见始终无法顺利得逞,眸中的焦躁及欲火是越来越强烈──抓着她的手,也越是狠猛。

    她得了空,不小心踢到少年大腿内侧附近。的&l;你搞什么鬼。她趁他弯身,松开对自己的箝制之际,赶忙往后一退再退。

    &l;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她翻身,想站起来。&l;怪不得老师不肯跟我去国外&l;是因为那些人吗

    &l;、被轮着干───&l;你竟然还念念不望吗但伴随着男孩过来的声,大掌已经拐上她纤细的雪踝。

    &l;啊她叫着。

    却还是避不开连脚带身的往后拉过去。

    一个重重落地,她的后脑似已撞到桌角叩一声后再摔至地毯上。前的衣扣全数都在这场混乱当中脱落。

    已经不起半分折腾的,她被男孩翻身时,衬衣早已大开,露出底下艳白至极的丰盈曲线。她见少年眸光一变,本来不及深思的,她手一伸。也给了元华一巴掌&l;清醒点──你醉了

    &l;你竟然打我&l;啊&l;不要少年像是发了疯似的硬狠狠揍了她几拳。

    那力道就连一般男孩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身体状况本就虚软的水茵。她绝望的感受到鼻间缓缓滑下的热,眼冒星花地,她本能的抽了抽身体。像是承载着过多的重量,让她再也伸展不开。

    他开始吻着她。在那满是冷汗的娇体上,玩火。鲁的从衣里拨出女人的柔嫩,他张齿,一把逗上女人鲜美的儿。

    那含着香气的味瞬间弥置他的鼻前。硬起的下腹抵着。他全然依附着本能,任由心中的火焰驱策自己的行为。

    &l;啧啧都流血了呢他由下而上,抓扣住她的脖子,舔去脸上的血,当他撬开她的唇深入时。水茵差点没因那腥意而呛住──但少年并没有半分想让她好过。他紧紧的吸吮着有关她的一切,挑着勾着卷绕着──重覆再重覆、深人再深入像是要将她体内的气全数收尽般。

    当他指捏上自己的敏感处后,水茵仰头,却仍躲不开他的严密攻势她全身都冷,又痛──已经搞不清楚是那个作用大了。

    问不了为什么的

    又再度沦陷了只是,竟然是元华──

    她不想相信。可眼前侵犯自己的少年,真的就是往日温谦如润玉的少年

    当银在彼此分离的唇边牵缠时,少年在心底冷冷地看着面带红晕的女人。

    究竟又有多少人看过女人这般美丽发酸的心情更加深了他手边的动作。褪去身上的衣裤。

    他膨胀近乎深感痛意的就这么弹了出来,那样的硕大而强悍,以往埋在少年身体的确是难以让人联想──那紫红般的鲜明的欲火中,隐隐突起青筋,似乎是早已蓄势待发,就等着全面进攻──

    水茵的状态简直就比溺死之人还更加狼狈──当那修长的手指捅入她的体内时,她微抖。止不住的冷意,像是落入冰水里再也热不起来。

    他的手指开始肆意的奔走在她窄小的进出,索着。她终是软化在他舌指当中,燃起了点点火苗,覆盖,吸走,吞没──的

    当男孩带着迷离;而快意的神色深深入她时。

    水茵终是忍不住呜咽出声好痛实在太痛了她摇着头。却再也无法出声

    她的血滚烫着──当她心魂处于艰苦之中。涌上喉头的腥甜,似乎再也忍耐不住。

    她有种错觉,当受伤的背磨湿了一切后,仿佛自己正在火堆里烧滚着。那剧痛让这样烤噬的触觉便成的灼人体无完肤之感。

    她哀鸣、翻滚,却难以抗拒。只要稍为不顺人意,暴力的肢体语言随之而来。一点也不心软的力道,像是要透过这般抵死的缠绵下,传递着少年心中发冷又绝望烧毁的怒火。

    她的身体被他伸展成最屈辱难耐的姿态,透过身体交缠的空隙中,她清楚的看到男孩与他秀美外表极不相衬的硕大火钳,不停地在她身上进出。

    她被他拐到客厅的沙发上,当那米白色的椅垫上开始透出猩红的血后,她的唇再度被男孩夺去──

    热得像是要被熔烫掉。男孩的动作越来越狠,她疲软的身体剧烈地、不自然的摇晃着。什么反应什么快感都感受不到──

    这样硬生生、毫不留情的欢爱只让她感到彻头彻底的痛──被撕烈的──被掰开的──比死还更冷的事儿

    她已看不到窗外的月儿。也感受不到风声或许隐隐约约地,外头开始洒下满天细雨。但她都已无法去感受──

    她天旋地转。

    下腹突然涌上止不住的强烈刺痛。承受不住的。落出体外的──不知名的触感──恸伤了她心底最后一丝亮点。她抓不着那绝望的痛──3她翘在男孩腰际两侧的腿早已失去了该有的知觉。

    流下泪。厌恶地意识到自己简直比那充气娃娃还要更廉价──的抓着一边的手指甲似乎也被自己给掰断了火热的气氛──压抑不住绝望的节拍。身陷在这迷离爱欲的疯狂漩涡中──

    恶────她偏过头,吐在地毯边的是她跳动的心嘛

    被一次又一次的进入当中,她已经数不清再这样暴力制服下的带给自己多少的挫伤。&l;水茵少年喘着。

    意动情乱着──&l;水茵──

    他的语呓里带着一丝软意──

    再度撞裂她的体内。已止不住的伤,由体内,攕着浑浊的白───弄懵了所有一切──深一点再深一点───

    身体发止不住的泛着痉挛──元华晕了。整个身体像不是自己的。沉浮在大海内──

    只能再进入,再刺出,他只能不断地逼迫挺探,像是要顶到花幽最深处。包覆着自己,带着的快感,还有这世上最温嫩的湿意。啊再多一点多一点──&l;只能是我的──&l;听到没──2已无人再

    答话。溶着这夜──那错乱而已扭曲失控的气氛中──徒留那一地叹息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