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嫣的番外一章 (1)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一直以为。

    爱情,可以那麽忠贞,那样至死不渝的执手到老。

    仅管她聪明美丽人人称羡,但其实她内心深处,对於爱情阵地,还只是那般单纯而天真。

    和姐姐水茵不同,她年纪虽轻,但拜倒在她群下的凡夫俗子已不知繁几。

    於是她理所当然,有高傲的本钱。

    「水嫣」

    那个男孩,有矮又拙,却是满脸诚挚。

    他穿著一身名牌,但很显然就是格格不入,活像是癞蛤蟆穿衣──好笑至极。

    而他手里还捧著笑死人的一大束玫瑰花。

    红的白的粉色的,算一算,绝对超过上百朵。

    他站在校门口,满脸是汗,顾不得擦去。见到那蓦然出现在眼底的亮丽身影,他一个慌动,大吼了起来:「水嫣」

    姚水嫣听见这声,也听见旁边传来低低的笑声。

    如果她也是个第三者,对於这一幕定也会忍俊不住。

    但若是身为当事者的,她笑不出,除了丢脸外还有更多厌恶。

    她转身急急离去。不明白自己怎会招出这个王八蛋。

    事实上,还不就是上个礼拜天和朋友外出於路上时,马路边一个超炫的法拉利缓缓靠近,摇窗下探出头的大丑男,就是这个大白痴──

    不知道他用了什麽法子,查到了她的学校也查出她的名字。

    天天来站岗,倒让所有人日日都有好戏可待。

    女孩子皮薄,眼看大考也将至。她原本就没多少的耐心更难再磨耗下去。

    「水嫣水嫣」没想到她已经愤然离去,拒绝的意图已经如此明显。可那大丑男竟还追了过来。

    那魔音穿脑的声,真让水嫣实在很想跟他大吼一声。

    闭嘴。

    「闭嘴──」

    她确实吼了。

    完全不符她往昔冰山美人的气质。

    於是乎,四周再度传来参差不明的暧昧笑声。

    本来嘛──

    美人向来不乏男人追。

    只是这一次追冰山校花的,是个比他们都大上好几岁的大叔。虽然明眼人也看出这大叔虽难看了一点,但是还真是有钱的很──

    而且这一个礼拜以来,每到放学时总能见到他苦苦等候的傻影──

    於是乎,大家看著、笑著、谈论著──

    咱幼萱国中的大美人姚水嫣究竟能忍受这癞蛤蟆多久──

    啧啧啧──

    这可不是格林童话呀。

    青蛙吻了就能成王子。

    不过这倒是让这些小屁孩们印证了这现实的一课:

    爱情与面包,果真是无法同时兼备。

    「水、水嫣」丑男大叔的称谓其实不只是这群娃娃们口中的这四个字。他也是有名有姓的,姓戚,名字倒与他的长相成反比──叫雅铭,瞧还不是斯斯文文的多好听──但只要看看他那长相,十之**的正常反应就是:

    唉有些糟蹋了,这好名字

    还有就是,他也真没这麽老,连二十大关都还没破,今年二月初也才刚满十八岁,t大电机系一年级生。

    仅管这些身家资料够仔细,可水嫣压也不想理。

    她唯一的最大愿望,就只希望这人能离自己越远越好

    「拜托你走啊──」

    「水嫣你听我说」

    可怜的戚雅铭,他发抖的唇,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气。双手紧紧捏著手中的花。

    这一切反常的举动──都是为了眼前这个美得不似人间才有的女孩。

    「给我一次机会让、让我们做做朋友好不好──」

    「机会吗」

    女孩冷冷一笑,破了冰山之感,那顿时化开的笑容虽狠厉,但仍是让人眼睛唯之一亮。

    戚雅铭因这笑,再度神魂颠倒,不能自己。

    「是是是只要你要我做什麽,我都会努力,你你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水嫣不常笑。

    又或者,戒心甚重的她,除了水茵外,是很难对旁人有多馀的情绪。

    戚雅铭这下真是惹恼了她。

    女孩的心是冰的,冷硬的──尤其是对一个自己完全没兴趣又十分反感的人。

    她笑。

    包藏祸心的。

    「那麽,你就为我从学校顶楼跳下去。你做了,我就给你个机会──」

    「跳、跳」

    「是了。」

    她又笑。

    成了裹著糖衣的毒──

    勾诱著。

    「你不是想要跟我做朋友吗你去跳呀跳了我就给你个答案呢」

    水嫣原本只是发泄似的说嘴。

    她以为这人禁这麽一闹的,多半也会知难而退──

    谁会这麽当真,是不

    结果她就偏偏错估了死脑筋的人,胡话可说不得。

    而戚雅铭,

    偏偏就是个很执

    仙界修仙全文阅读

    著、不知变通的死脑筋猪

    其实水嫣也挺可怜的,真的~~~

    孤妹寡姐的,真遇事了,谁也帮不上谁──因此一切就像是场闹剧。不应该是电视上最常上演的狗血乡土剧。

    他,跳了。

    从四层楼高的学校顶楼毫不犹豫,跳了下来。

    她看傻了眼。

    所有人都傻了眼。

    没有人肯相信刚刚还站在他们眼前的傻大个儿,会真把胡话当真,三步并一步的直冲上楼。

    谁也没拦下他。

    在那过程中,小屁孩儿的心中都只有一句冷笑:啧大叔,耍白痴也不是这麽耍的吧

    因为在内心深处,可没一个人相信那个丑大叔会真的说跳就跳。

    四楼耶。又不是立地跳远那麽简单──

    所以,当见到学校顶楼上出现那麽拙影时,大家的表情除了微僵硬外,到那时还真没放在心上。

    直到那抹影,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後,便直直从那高空中用力跃出一个弧度,毫不犹疑往下跌时

    啊啊啊啊───

    等到围观的那些人其中一个爆出一声尖叫後,所有人这才後知後觉的了悟到发生了什麽事

    而水嫣,早就看著那画面,白了脸,冻结了所有的思绪与血。

    她杀死人了事情,不算太遭糕。

    四楼的高度,所幸戚雅铭在二楼时便摔在遮雨篷上面,以骨折和轻微的脑震盪终结。

    他住进医院快要一个月後,水嫣才因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再去医院见上这大叔一面。

    她真的很衰。

    在跳下医院接驳车时,她怎麽想来想去,还是很不甘愿。

    想到因这个白痴大叔跳楼後所产生的副作用,那些闻风而来的媒体记者,以及校方虽然站在保护学生立场而使她逃过:因为这件事而被报上新闻台──但之後每个礼拜三她都得乖乖的去辅导室接受所谓的心理辅导──

    实在是她为什麽会无缘无故的沾上这甩不掉的大麻烦哪。

    唉。

    水嫣打算,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一次把话和大叔给说清楚。

    眼看学测第二次的测验日期就要来临了,要是再让这大叔乱搅和下去,她还有未来可言吗

    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她抿起唇,搭上医院电梯。对於周遭人不时用惊豔的目光投向她时,她是早已习以为常的装成视而不见。

    对於此时内心还在不停思索该如何断绝一切後患的水嫣而言,本也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等错阳差之下,遇见她此生的魔

    「你看看你,干麻没事找事把自己搞成跟猪头没两样」

    「为了一个还发育不全的小娃,戚雅铭,你他妈还真丢了我们几个兄弟的脸──」

    「再说那种烂货叫你去死你还真去死呀你不但对不起你爸妈,更对不起你自己」

    「老兄呀,像个男人一点吧。你真缺女人的话,老哥这边可有缺过吗不就你跟哥说一声,什麽女人都通通给你送上门──要制服妹是吗」

    「行,等你一出院,老哥我立刻叫我手下的妹把这被北区所有学生制服穿上给你全送来──」

    「那叫什麽著──大难不死後之顶级趴。怎样」

    水嫣站在单人病房门外,听著未关好的门内里劈哩趴啦的传出那不大不小的话。

    她实在是气红了脸。

    什麽烂货

    这关她什麽事了

    又不是她让这个大叔缠著自己不放的。

    谁晓得他真的会白痴到叫他去跳楼就跳楼呀

    真是的,她招谁惹谁了吭

    原本残存在内心底那一咪咪的良心不安感,终在此刻全都消失的一乾二净。

    她忿恨的噘起红唇。

    打算就此转身离开───

    要是那家伙好了还敢再缠著自己,她说什麽也会反告他骚扰那一类的罪名。

    总之,别以为她年纪小就好欺负

    「咦妹妹你要找的708病房就是这一间呀,你怎麽就要走勒」

    她没好气的看了护士大婶一眼。

    而这十分婆的大婶也是刚才在一楼时好心告诉水嫣,戚雅铭病人的病房号码的那一位。

    没想到这大婶也太热心过了头,上来寻房时就这麽刚巧又遇上水嫣──

    而她的好心提醒在此时却成了姚水嫣最进退不得的窘态。

    「谁」

    然後她还来不及想出什麽对策──

    就见到旁边的病房门一拉。

    「大枫,是谁」

    男人的後方传来白痴大叔的声音。

    男人笑睇著她──

    她,同时也知道,这个美丽的比花蝴蝶还豔的男人──叫大枫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