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水茵看向第七个,跪在窗边的男孩──

    何康楚。

    「药,是我从我家拿的。」

    「你现在住的,也是我家的医院──」

    他头一抬。

    「所以没什麽好说,扯平了。」

    又是一个雕玉琢的男孩儿,他眼色带媚,弯唇含情,修长的身即使此刻跪著的却仍不减半分丰采。他的声音极好听,即便是带著桀骜不驯的口气,听起来还是让人感受到如沐春风的爽心。

    他留著一头长发,光泽透润,整齐的束在脑後。少年的骨架还在发育,但是仍看来是过份秀美了。

    这群孩子,明明各个看来都是那样卓尔不凡的──

    怎麽会做出这麽出格的事呢

    她眨眨眼。

    又是一声叹地。

    「老师,你原谅我们没──」最後,还是莫森不满的抢回发言权:「这样跪著也很累呢。」

    累──

    这句话亏他们还说得出口。

    水茵偏过头,见著自己还正在吊点滴的手。

    「只要你们保证以後别再做那种事就行了。」

    「好了好了。」这时,坐在她身边的元华道:「都出去吧。老师被你们折腾也够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老师,那你好好休息。」

    「老师明天学校见」

    随著男孩们一一离去。

    病房内那种窒息式的压迫感这才慢慢消去许多。

    说不上是怎麽感受─

    但是一瞬间什麽事都解决的感觉,还真是奇怪。

    水茵对自己感到没辄;有时连自己都受不了自己凡事都往坏处想的悲观─

    「你想吃点什麽吗」

    她转头,见著他。

    说不上为什麽的,莫名的气又上来了。

    「你怎麽还在」

    柴元华笑道:「你怎麽还气不都跟你道过歉了吗」

    水茵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对於眼前的少年,心情总有止不住的激动。

    「如果道歉真那麽有用,那你让我砍一刀,我再向你道歉也没差吧」

    元华笑开。

    「老师难怪会被欺负你说话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小孩子。」

    而後,换少年极老成的叹息。他收了笑脸,正色道。

    「你是气我方才说你成了我的人的事吗」

    水茵想了想,而後道:「我是你的老师。不是你的人」

    「而且老师长的这麽平凡,你也别再向其他人一般耍著老师玩了。」

    元华此时盯著她的神情,倒像在看个可怜虫似的。

    「老师,我现在真的很怀疑老师以前除了读书之外,别的一点也不懂吧」

    「你说什麽」

    元华抿抿唇,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这一群是什麽人」

    水茵想起今天中午的报刊。冷讽道:「皇爷党」

    「肖和砚的父亲是内阁的首长─肖震五,就是你常在电视上见到那个内阁大官」

    「季子程则是国际企业飞腾董事长的三儿子,就是最近被bot的贷款差点弄到破产,後来又反转冲天的大型企业」

    「莫森,则是日本松本家族──和日本皇家素来十分良好的贵族大家之中的继承人之子。」

    「田家那两兄弟──这学校不但最大的股东是他们田家,而且他田家政商关系素来也十分良好,前阵子总统一行人去访巴国作外交时,田家当家的也随行在内。」

    「何康楚那小子也不用说了,这医院是他们何家,前阵子他们家才刚用现金买下一座上亿美金的无人岛──」

    「黑耀天算是生在黑道世家,南北台湾地下场子谁不敢卖黑家面子的,我倒是不曾听过。总之,黑家呼风唤雨的日子也有好几十年。」

    听完,水茵已发现自己早是浑身僵直──动弹不了。

    「你现在终於明白,为什麽他们各个都是如此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了吧」

    「水茵。」

    这回,她再也生不出一点气力回嘴。

    只要一想到自己惹上的可不是普通人以後,她的内心怎可能平复

    「你该清楚的,再怎麽斗,也斗不过这些有背景的──」

    他拍拍她的手。

    「所以如果我没把你归在我这边,你肯定是会被那几个人玩到连渣滓都不剩─」

    「为什麽」

    「什麽为什麽」

    她看著他。

    「那麽你呢你的後台又是什麽他们肯听你的」

    他笑了,神色逼人。眼里映著是煦日暖暖的温度──

    「你还知道现在刚连任的总统叫什麽吧」

    「是了。我就是那个人的儿子。」

    柴元华的声音那麽的不徐不缓。

    但就那几个字眼儿──

    听著水茵的耳里。

    彷佛是最沉重的铅块,硬生生的压住她的上。

    倒贴ok?小说5200

    再也喘息不了。「即使知道明天世界即将毁灭,我仍愿在今天种下一棵小树──马丁路德」

    或许事情没有那麽糟。

    「老师」

    她转头,看著男孩们的挺拔身影。

    办公室内的老师们,见著田尧田义两兄弟们,莫不是纷纷关心问好。

    对於这种情形。说不百感交集是不可能的。

    水茵心底微叹。

    十足的漂亮,带著耀眼的英气。甜笑以及还未熟至的天真,这对双生子,远远看著像幅画似的,好像这世间所有的光明面全聚焦在他们身上──

    这样的孩子

    要她怎能不得不原谅呢

    她转过身,准备处理手边的文件。

    接著,一只手搭上来。

    「老师。」

    那声音,满是真挚。

    她一转头,便对上那双如大海般深邃的黑眸。

    「有事」

    一边的田尧闪烁的眼光如星子,他压低声道:「老师早上来时有看到桌上摆的燕窝礼盒吗」

    她眨著眼,而後恍然。

    「是是是──你们──」

    离她最近的田义嘟起嘴,神态里有说不出的可爱。

    「我们是真的知错了,那个是想给老师当做是赔礼。」

    他突地握住她的手。

    水茵吓了一跳,她可不像他们──不顾现在是什麽场所

    「放开我。」

    少年们看著她小脸微红,像是四月天的粉桃,娇鲜欲滴──

    黑溜溜的眸子内邪光一闪,似不曾驻留过。

    「老师──」

    黏腻的叫声,搔得人心痒难耐。

    男孩素来懂得如何使用自己身上的青春魅力。

    微下垂的眼顿失欢心。「老师如果不收,我们会更加内疚下去的。」

    「你们别这样──那个礼盒老师、老师」

    难怪今天早上来她便见著自己的桌上搁著提袋。那包装美的礼盒竟是莫名其妙署名给她──

    原是他俩搞得鬼。

    「老师就收下吧」

    田尧靠在弟弟的肩上,兄弟俩到是有意无意的拉近与水茵的距离。

    座位两旁都无外人的情况下,此时流转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倒也未让其馀人发现异常。

    但还是够让水茵吓得直吞口水。

    总觉得一但收了礼之後,自己与这些少年只会更纠缠不清下去。

    待要再度回绝时,田义竟伸手拨过她散在耳边的发。

    有意无意地,那纤细的指腹轻轻的划过她敏感的耳。

    她更想退,这才意识到男孩始终握住自己不放的那手感──

    这两兄弟──

    「收下吧。老师不是说要原谅我们吗就把这个当作信物一般的收下吧。」

    「昨天何康的医生叔叔看过你,他说你有些营养不良──」

    听到这儿,她接收到男孩们瞥来好笑的眼光。

    是了,养尊处优的少爷们怎会信服这世上还会有吃不饱穿不暖的人种存在─

    突有股被小瞧的不是滋味──

    她脸上的温度持续增加。

    接著,她听得自己呐呐的道:「其实也没什麽,身体体质就那样了哪有什麽营、营养不良的问题」

    水茵不知道,她这样低著头,怯生生的说话。

    比起那情窦出开的小女孩,还更显得娇羞可人──

    让人,直忍不住的──

    田尧感受到田义一手搭在自己肩上僵硬的热度。

    同样深深焚入他心底深处──

    他不动声色的继续叹道:「不过真是很不公平耶。」

    「啊──什麽」

    他美目一瞟,像是心有不甘的:「为什麽你没教我们班上的英文」

    她好笑又有些没辄:「这也不是老师能控制的。」

    「不公平──那为什麽其他人几乎都有被你教过三班的、十班的,以及是一班的──只剩下我们,今天都礼拜五了,你还是没踏到我们班上来──」

    那蛮样,倒是讨不糖吃的孩子气般。

    水茵眼中柔光一软。

    看著他们的神情慈爱的就像是那圣玛利亚─

    「你们没看课表吗应该一开始就知道你们班不是我接手的呀而且,这句话说了你们也没想想伤到禹老师怎麽办以後可别再这麽口无遮拦」

    兄弟两心底苦笑

    口无遮拦─

    还真是第一次被这麽说教呢。

    老师。

    你是那样的可爱好玩──

    我们──

    又怎能舍得放开你呢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