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每个孩子的心中都有一颗钻石。需要我们协助发掘,让它发光发亮。作为一位现代的教育工作者,更应秉持「即使无法帮助学生,也不应伤害学生」的信念,让每一位孩子在安全、快乐、舒适的环境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你可以给孩子他们你的爱,却非你的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供给他们身体安居之所,却不可藏置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居住在明日之屋,甚至你在梦中,也无法探访──先知纪伯伦

    那麽,现在呢

    入秋的傍晚,馀映的光晕一片橘红,随著风的掠过,大树间发出飒飒的声响。

    乌鸦,或是不知名的鸟类飞过半空中,不留一点痕迹。

    水茵从惊惧到昏厥,再由恍惚的梦间辗转睁眼。

    对上少年的神情时,她眼底的恐惧任谁都能一眼瞧出。

    「醒了」

    她懵懵间,听见季子程沉沉的音。

    「嗯。」

    抱著她像在抱个玩具熊的自然是莫森。他转头过去,手还紧紧抓著水茵的身体不放。「该走了──」

    「好了吗」肖和砚推门而入,换过便服的他看起来更加高大俊朗有型。

    莫森见水茵微微拢眉,他心欢情怜的忍不住又吻上水茵的额。

    「这里是学生会高中部的休息室。老师你昏过去了,所以才把你带来。」

    她眨了眨眼,身体还是又沉又累。

    这四周,仿欧洲贵族风的设计风格,不但有红毯金边,以及还有典雅的自动化壁炉。牛小皮沙发、红杉木会议桌───华凌的师长们可没享受到这等待遇。

    碎劣的思绪再度回复,她终是忆起之前,这些人究竟对自己做了什麽事。

    「嘿老师」

    她开始挣扎,眼中染上忿恨又羞辱至极的情绪。

    「别动了。」

    莫森任她不安的乱动,但是他抱著她的动作却依然不受半点影响。

    看向她的神情,始终是那麽温柔,那麽炽热,那麽充满著浓浓占有意味。

    但姚水茵怎可能却深思莫森此举意味些什麽。

    滚───

    这群衣冠禽兽──

    她恨死他们了。

    却更恨自己力不如人,连替自己讨回公道的办法一点没也。

    见她的动作,在旁人看来似乎是有趣的画面。

    他们的耳边传来哈哈大笑的恶劣声音。

    就连莫森对她不小心撞痛自己下鄂,也只是露出莫可奈何,却依旧没有动怒的迹象。「老师」

    水茵吓了一大跳,她瞪大了眼,愣愣的看著少年突然把头埋在自己的前蹭著。

    「老师真笨你不知道你越反抗,就越让人想好好爱抚一番吗」

    「」

    「所以罗别挣扎了,跟著我们有哪里不好」

    莫森起身,肖和砚走过来将男用外套盖在水茵身上。

    水茵瞪著这个三班班长。

    肖和砚却微露腼腆神态:「外面有些凉了,怕老师会感冒」

    季子程已有些不耐:「还不快走」

    水茵这才看见他手里挟著一烟,洒落不羁,大剌剌的抽著。

    「这」

    听到她突然开口,六只眼立马全聚在她身上。

    她闭起眼。

    「学校里不能抽烟的。」

    「哈哈哈哈」

    少年们快意的笑著。

    像是刚才水茵说的是多麽有趣的笑话。

    莫森摇头:「老师你就是能惹得我们发笑。」

    水茵闻言,默然一笑,她僵硬的闭上眼:「也对,你们连强暴老师的事都做了,又怎麽会在意那些小事呢」

    这下,全部人都安静了。

    她睁眼。

    苦涩的道:「这种事别再做了你们都还年轻,发生这种事也是因为你们血气方刚,不懂事。你们都还有大好前程呢千万别让这事儿毁了你们的将来。」

    她轻轻的说,那嘴儿看来是那样的白,带著淡淡的粉,惨惨的灰,毫无一分血色。但却依旧让人移不开目光──著了魔似的,她的无助她的苦楚,却偏偏最能激起人中潜藏的兽欲─

    「你又懂什麽了」季子程眼里有著火色,亮出灼光。

    他冷哼,明明最看不惯这种满口道理的人,但是此刻水茵却又最合自己的脾胃。他笑得一脸讽刺:「出来卖的──还要在我们面强故作姿态吗」

    水茵脸一白。

    这时,莫森已开口替水茵说话了:「季子,你明知道那回是真的弄错人了」他拍著水茵发抖的背。「你别再吓老师了。」

    肖和砚也道:「老师,其实我也不想这麽叫你呢,我知道这一时之间你适应不来。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呢,水茵」

    他著她的发。「莫森说的没错,你跟我们一起,也没什麽不好。而且老师也想要在华凌继续安稳工作吧比起被其他人发现

    倒贴ok?帖吧

    ,你还是乖乖的留在我们身边比较好。」

    三人想起那一对恶魔般的双胞胎,以及黑耀天与何康楚──几个人从小便玩在一块了,有什麽想法对方又岂会不清楚

    这次是他们三人较为幸运,先一步见到水茵。

    万一是其他四人之一先见到新任的英文教师

    「老师,班长说的没错呢」莫森尤其是想到那两个双生子田尧及田义─他也不由得颤了一下。

    「要是被阿义他们发现,老师──你可能是华凌第一个才刚到学校教书一天,然後就被迫辞职的史无前例第一人了」

    水茵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们──

    她究竟、究竟──

    是惹到哪一群人呀

    「滚──」

    她终是忍不住,爆发的大叫道。「水茵」

    「老师。」

    莫森和肖和砚同时叫著水茵。

    在看到她眼中的泪意後,两个美丽少年的神情不由得一愣。

    一旁的季子程凤眼一勾,对於这情景,仅是冷哼著却不发一语。

    他早说了跟女人是最讲不了事的。

    最直接、也最快速的方法就是二话不说,打包立刻走人──

    偏偏这两个娘包还说总是得哄哄吧

    他马的

    他们难道不知道女人口中的不要就当成要就好了吗

    何必还要那样大费周章,净做些无聊至极的事呢

    而且,就算她是真的不肯──

    哼

    总有一天总会肯的

    女人──

    哈。他真是见多了。

    这时,水茵已挣扎的从莫森的怀里下了地。

    「我不知道是什麽样的教育把你们养成这样的──」她摇头,发著抖却还是吃力的道:「但是就算再有权有势又怎样你们该知道,有些事情,是光靠外在的势力弄不来的。这种事情你们怎能做得如此不知羞耻老师──老师是老师,在学校里,你们的身份只能是我的学生听清楚了吗」

    「不知羞耻」

    莫森美目一眯,那原本阳光无敌的脸蛋立即变得骘许多。

    似乎这才是无尘天使的真正面目。

    「老师的话实在也太好笑了。」

    水茵看著他的手紧紧的握成拳。

    她面色发白不由得退後一步。

    肖和砚脸色倒还是和缓。

    「老师,你别仗著我们宠你,就胡乱惹我们生气──」

    「干说这麽多做什麽。」最後季子程终於火了。

    他大咧咧的骂道,俊美的神情有著最凶残的暴力残影。

    「这女的敬酒不吃爱吃罚酒,她摇她的头,我们只要负责轮著把她摇到爽──说这麽多屁话只是浪费时间」

    季子程薄唇一扬,高大的身慢慢跺步过来。

    那移动而至的身影成了她心底最大的恐惧。

    原来、原来──

    有些人、有些事

    本说不通的

    「你们滚开」

    逃

    她一定要逃──

    死也要逃出去

    「水茵」

    「把她压住──」

    「滚」「通通给我滚开」

    「**」

    「她要逃了。把门锁上──」

    学生会内,大抵没遇过这麽混战。

    放在会议桌上的资料全散了。

    书柜上的致的装饰品连同文件夹霹雳磅啷的全落一地。

    更别提那花茶杯,及白磁壶──

    飞狗跳,七零八落。

    原本最不该的形容词如今都在这学生会内派上用场。

    正当水茵凭借著个儿小易躜易躲的优势冲到大门时──

    门被开了─

    她瞪大了眼,绝凉地心情眼看著那门板从外往内一推

    「小心──」

    「啊」

    柴元华怎也没想过──

    祸事,从天而降。

    磅─

    水茵一见到门被打开,心里一慌,直觉以为是其他的帮凶来了。

    於是想也不想便拿起一旁柜边上不锈钢的饰品重重的往来者面前一敲

    「───」

    不知是谁,一发怒起来又不自觉的用起原本的母语大喝道。

    「是你」

    她不懂为何这句话带著讶异。

    但水茵张口,眼看少年额边缓缓流下一道血痕──

    她还来不及反应。

    脖子一个吃痛。

    她是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不醒人事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