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再回到办公室以後,水茵意外的见著自己的桌上多了一份报刊。

    「这是什麽」

    一旁的老师姓刘,专门教数科方面。她喝了口茶,微笑道:「是同学们自己发行的校内刊物。还挺有趣的,你不妨看看──」

    只见这类似小报的五大页折成a4的款型,首页上头印著华凌之最

    然後便是印刷美的彩色图片,以及活泼生动的记叙文。

    「这制作的还挺专业的呢」她不免有些吃惊,为现在的小孩脑中的捷思与创意著实内心赞叹不已。

    其中的一大面,跨页的报导著校内的热门人物票选──

    「华凌八大皇子爷党──」她边念,忍不住为这夸张的标题轻笑出声。

    刘老师叹口气,显然对新老师的孤陋寡闻感到叹息。

    「你别笑,虽然这麽说是过份了一点,但是主任在你来的第一天就有说过吧,有些学生可是千千万万惹不得。尤其是这几个孩子───他们背後所掌握的权利可是足以决定我们老师的生杀大权呢」

    刘老师在华凌待了也有近十年,因此更是以过来人的语气感叹道:「你刚刚不是去了三班吗那里就有三个主儿在那──三班班长,还有那个季子程以及莫森,他们的亲人都是学校的董事会成员。咱们的年终奖金及续聘与否的问题可都是由他们决定的。」

    听完,姚水茵道:「但是他们三人看起来挺乖的。」

    刘老师点头,十足骄傲的道:「是了,我以前带过这几个孩子的课。他们为人处事的确是进退得行,懂礼貌也识大体,所以啦其实你也别介意我们一开始就跟说这些不相干的事但是让你心里有点底也是好的不是麽」

    「是了是了。我是新人,自然还需要前辈的多多指教──」

    然後眼光再度撇向手中的报刊──

    除了三班的那三位少年外──

    突地,办公室内有人唤她。

    「姚老师课务组组长找你呢。」

    「喔」

    她手一放,稍将衣容整理一翻,便匆匆离开还未坐热的位子。

    於是乎,她自然没见著,那以可爱有趣的q版字型详细介绍八大皇子爷的表格内,其中一大头照上贴著──正是笑得十分灿烂开心的祡元华。

    三天前,他与她在酒店的房间内尴尬以对,而後不欢而散的那个漂亮的灵少年

    姚水茵忙了一整天,暂时也让她忘记原先疙瘩在内心当中那些不顺心的事。

    等到再回神,已是今天的最後一节课时间。

    她自然忆起早上和莫森等人的有约。

    「可是都已经这麽晚了,他们还会再那儿吗」

    她微蹙眉,喃喃的道。

    抬头看著墙上的时钟,再十五分钟就要放学了呢

    迟疑了一下,她抿起有些发白的唇。

    还是去看看好了

    至少也得跟学生们说一下自己不是故意不到的理由。

    「姚老师,要回去了吗」

    看著她收拾的动作,旁边的老师笑问道。

    她摇摇头,一脸温婉笑意。

    「没呢我还得去一下英文研习社。」

    忠义大楼的社团教室──三楼是吧

    自己应该没有记错才对

    推开门。

    社团教室外头的长廊,只剩下几个七零八落的学生。

    她问清楚方向,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她便顺利抵达目地的。

    只是──

    推开门以後,这类似视厅教室的空间中,除了未关的灯光,她四周看去,早未有一丝人影。

    想必还是错过了吧

    她叹口气,心想明天还要不要和莫森同学道个歉。

    失约的人毕竟是自己呀。

    正想离开时,突然从教室的後方传来一声叫唤。

    「老师你终於来了」

    抬起头,刚好对上小跑步而来的莫森。

    她微微笑,人人都喜欢美丽的事物。

    不可讳言,莫森长得十分可爱而秀美。

    看他甜笑如洋娃娃般,不免激起姚水茵心中最柔软的那部份。

    「不好意思,老师来晚了你们等很久了吗」

    「还好」莫森的笑容太阳光,几乎让人要溺弊在他的注视下

    当他突地拉住自己的左手时,姚水茵简直是吓了一大跳。

    「老师,怎麽了」

    可一见男孩睁著天真而动人的兔子眼眸时,她一叹──

    也不过只是拉手而已,自己又何必这麽敏感呢

    「没事呢,你要带老师去哪里」

    她偏过头,看到从教室後方出来的那两个高大的少年──

    她想起刘老师中午时说的话。

    看著肖和砚与季子程那分别倚在壁边,双手托那高深莫测看著自己的模样。

    心底一突。

    然後,灯光突灭了下来。

    她叫了一声。

    「老师」她激动着。无法控制──

    「为、为什么要把灯关掉」

    被握住的手传来一股沉稳的力道。

    像是明白她为什么突发的歇斯底里,莫森的语气放软,诱哄着道:「没事呢只是想给老师看些我们社团以前的活动影片。」

    「记录片是用幻灯片拨放所以才要把灯光弄暗。诺,老师妳看这后头还有留些光亮的」

    她微微的喘了口气。

    想把手抽开,却发现男孩箝制不放。

    「老师没事的妳还好吗」

    听着少年带关心的问候。姚水茵勉强压下心底那片异生的坏感。她摇头:「没事的。只是老师有点怕黑」

    讲白的,自从上一次有过那样不愉快的经验后,她之于黑暗,始终都有种莫名的排斥。

    莫森眉一挑,在这等气氛的包围下,他的神态一改往昔给人的清美灵气。

    从旁边盯着姚水茵的眼神渐深,炽热的琉光间透着野的兴奋──像只兽的,看上一块美好的猎物,准备随时就扑上去,一咬

    「没想到老师那么大了,还会怕黑呀」

    他不轻不快的语气中,泄出一点奇异的爱怜口吻。

    姚水茵没注意起男孩在这半密闭空间内的转变,她不好意思的勾了勾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叹道:「没办法───对了,要开始看了吗」

    「嗯。」

    莫森和她站在已升下来的宽屏幕面前──

    「你们社团每年举办的活动都很有趣期中举行成果发表会那你们已经有哪些构思呢」

    过了几分钟,姚水茵的全身已放松下来。

    这陆续拨放下来的活动记录片早已

    倒贴ok?全文阅读

    吸引住她所有注意力。

    她露齿微笑,偏头询问一旁的男孩。

    「莫森」

    这下子,她终是有些讶异。

    一旁的少年看也不看他们面前的片子,却是从头至尾的看着她,不放。

    见她最后是终于把含着问号的眼光看着自己,莫森笑了。

    秀气的脸上明显有着心满意足。他嘟起嘴。很孩子气的叹道:「老师,我长得很不好看吗」

    「怎么会」姚水茵看着少年仍紧抓着自己的手。

    「莫森同学在跟老师说笑吗」

    「不是的」莫森低下头,在暗的光线里,姚水茵看着他偏过纤细的脖子──却见下一秒他抓起自己的手。

    「那么老师怎么会记不住我们呢」

    姚水茵注意到他如幻似叹的话中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

    她感觉到非常的不对劲,一如那天──

    巨大的黑暗是梦魇,更是狂乱的漩涡,将她身不由己的一点一滴往恶渊坠去─然后她见他露出一抹微笑。

    比罂粟更毒──比幼儿还真──但那充满灵动的大眼中,却有着任,自我、冷血、残酷之毒气之最。

    少年此时,已化身为她记忆里最可怕的魔兽

    她该说些什么的

    却在这时面前的宽营幕画面一改

    她发现,在这里,紧密的布廉遮盖下,视厅室内看不见外头残存的黄昏天空。「老师,我好想妳呢」甜甜的声音,如是天真的撒娇,却比糖果还更让人该抗拒。

    那一张接着一张的照片,再再挑明了里头的主角是她自己的可能直达百分百─幻灯片里,那受虐的,楚楚可怜的,痛苦不堪的──

    **。

    满是咬痕、青紫──发抖的身躯

    破碎的灵体──她软弱的,怎也想不到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场恶缘。

    「老师,妳都不知道,我们事后还想再找妳一起玩呢」

    莫森声音愉快的像是云中雀,吱吱喳喳的,谁又能料到他心眼是用什么装的─

    「原来老师是想给我们这么大的惊喜呀」

    他瞇起眼,洁白的齿轻嗫上女人发抖的青葱纤指。

    是了,这一切

    多么好玩儿

    他伸着舌,顽皮在那口中的指上画着圈。

    姚水茵已混乱的开始摇头。

    「放、放开我」她大吼

    全然歇斯底里的:「把这个给我关掉──」

    身形一退却在下一秒被人搂入怀抱之中。

    她绝望的感受着──那臀后被顶着的,欲膨胀的硬物

    「不要这样嘛──老师」

    她已不知道从后方抱住自己的究竟是谁,肖和砚或者是季子程──

    但显然没用的──

    她的力气。

    敌得过三个少年吗

    不是禽兽他们这几个比禽兽不如的该死王八蛋

    「放开我这里是学校」

    挣扎着,反抗着,她衬衣的扣子早被剥得七零八落─有人舔住她易感的耳垂,她恐惧着来自生理的直接反应。她压不敢相信,为什么就算是出于这种被迫的状况下,她竟可悲到还会出现一些异样感觉

    那让她只会更唾弃自己──

    季子程笑了,他搂着她,温热的气息洒在女人的颈间。「怎么,不喜欢我们给妳的见面礼吗」

    学校──是学校又如何

    有谁会不晓得这学校是谁开的

    他用力一扯,将自己的黑色领带弄开,用力的将她的两手绑住。

    「你、你们」姚水茵又急又怕,带着泣意,早无半分师长的威严在。「你们真的弄错了我不是的、我不是的」

    她挥着手,却挥不掉肖和砚从旁边伸来的大掌。

    他们扯掉她的罩,任那一对饱满弹出。

    霎时,六只眼噔的一声,全都兴奋的发亮起来──姚水殷绝望的偏过头,四面环敌下,她岂有逃生之路

    然后,她的身子一拱,两只温软的舌便吸上她粉嫩的,她的手被制于后头,却完全弄不开季子程从后头探入裙中的手掌,他挑开她的底裤,直往那内里去──

    她咬着牙,像是要将唇给咬裂般──

    痛苦的承受着──

    四周极静,她却在这时听见外头传来的学校钟声。

    为什么「呃啊」

    突然有人狠狠咬上她的唇。她这才对上另一双恶狠狠的眼─

    「老师也未免太不专心了吧」

    下身突然被手指用力一入,原本已被爱抚过后的内,痛苦却带着一阵紧缩吸着伸入的手指。

    少年们围着雪做的玉体,那样的致、那样的脆弱─他们的阳刚对着水茵的女气,所抚之处,雪体增温,粉色的晕痕渐浮出在女人颈间、前、以及腰间上。挣扎,拂扭,她的一切反应,可爱地只让他们**抬得更高。

    沉沉的喘息中,无人再出声。

    他们专注在眼前的动作上,那种被扭曲的意,还有欲虐的快感,他们却是极力隐忍着,不让自己的动作太过暴,深怕一个不小心,这得之不易的宝贝儿就这么被自己给玩坏了──至少得等他们腻了再说。

    然后,喘息间,季子程已拉开水茵的腿,用力的挤进那窄小的甬道内,任由那热壁不断收缩再收缩──

    「啊」

    水茵的身不能自主的抽了一下,她痛苦的感受着被大的外来物入侵的不适,这种事情,打从第一次心存恐惧后,她丁点也无法再从这事上得到享受、或是快意的她只能忍受着,疼痛难耐的等待着这不知何时才能完结的第二次事─

    身体像是狠狠的被再度撕开。

    窒息,她已无力喊出声。狭窄的内不断着,男孩带着征服者的快意深深浅浅的溢出呻吟。她被束的手架在男孩已宽实的背上,她的腿只能挟在他的腰侧,身后还有莫森强拉去的浓浓腻腻的热吻,她的无助以及绝望的情绪全都被他们一一分夺过去再也不剩。痛苦的迷乱中,她眼角的泪被人舔去──

    部上捏揉的力道,又是谁如此温柔缠绵──

    臀沟间一碰一触之下,那另一道硬挺火热又是谁在痴痴候着──

    为什么不放过她

    凌乱而纠结不开的身影交交迭迭的印上面前的屏幕中,拖出一道深深无望的痕迹,更剧烈的晃动───

    「老师老师让我们好好爱妳」可笑至极的话,从这刻起,遂成了她恶梦的开端,而永无止境──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