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1章 真真假假

弹剑吟诗啸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既然胡慧茹都这么说了,夏建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便只好有点尴尬的坐着,他尽量把目光从胡慧茹的身上移开,不去看她就是。

    胡慧茹忽然压低了声音说:“你是不是看我这样特别的另扭?你可别辜负了我的一番好心。我是把你当成我心中的哪个好朋友我才这样”

    胡慧茹说这话时,声音变得很柔,而且还很低。

    夏建愣了一下,没有再说话。胡慧茹曾经给他非常直白的告诉过他,说她很喜欢他,可哪个时候的夏建,对胡慧茹这个女人有着颇多的不认同。另外对她的偏见也是出于王氏兄弟。现在虽说他对她的看法转变了,可一切都没有可能了。

    夏建端起胡慧茹给他沏的茶水,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淡淡一笑说:“谢谢你能把我当成好朋友看待。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只是聊个天吃个饭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你尽管直说”

    听夏建这么一说,胡慧茹忍不住呵呵一笑说:“在你的眼里,难道我胡慧茹除了工作以外就不能有儿女私情吗?”

    “那倒不是。胡总人长得漂亮,而且聪明伶俐,肯定有着众多的追求者,岂能无儿女私情”

    夏建呵呵一笑,慢慢的把眼睛收了回来,放在了胡慧茹的身上。可胡慧茹如此的穿着确实让人有点受不了。尤其是夏建这种血气方刚,身体健壮的男人。

    胡慧茹长出了一口气说:“都说你夏建风流倜傥,可你为什么对我总是油盐不进,是我胡慧茹人老珠黄了,还是说我胡慧茹在某一方面倒你胃口了?你说的不错,追我的人可能都排成了队,可我唯独钟情与你,我知道你结了婚,是个正人君子,那我们坐坐,有情调的坐坐也不行吗?”

    夏建打死也不会想到,胡慧茹约他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一时间,他这个大男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场面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这也算是替夏建暂时解了围,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对胡慧茹说:“关副总的电话,我接听一下”

    夏建压低了声音,便接通了关婷娜的电话。没想到电话一通,电话中的关婷娜竟然怒声吼道:“你去了哪里?我爸来了”

    “什么?你不是说他们才刚出富川市不久吗?”

    夏建也是一惊,他忍不住扯着嗓门喝问道。

    关婷娜在电话中叹了一口气说:“他来了个忽然袭击,人已到了我的办公室,你看着办吧!”关婷娜说完,有点生气的便把电话挂了。

    胡慧茹冷冷一笑说:“关婷娜老爸来了,又不是你爸,你干吗要如此的紧张,除非你们两人之间,有什么说不清楚的关系”

    “你就别再开我玩笑了,我这次借了关婷娜老爸好多的钱,要不是他的帮忙忙,我那能吃的下你们这么多的项目。所以他的到来,比我亲爸更是威风。实在对不住了,如果我接待完他,你还在平都市的话,那我请客,咱们一起好好的聊聊”

    夏建说完,连忙起身。这个时候他如果脱不了身的话,后面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可就不好说了。

    从南湖酒店出来,夏建赶紧在路边上拦了一辆车,风风火火的赶到了东林大厦。

    在关婷娜办公室的门外,夏建碰上了白丽。她压低声音说道:“你赶紧进去吧!因为你不在办公室,关副总的火气很大”

    夏建点了一下头,两步赶了过去,他轻轻的推开了关婷娜办公室的房门。只见沙发上,坐着关婷的老爸关震山,而在他身边,坐着的则是他美艳动人的夫人林若云。

    “关叔!阿姨!一路辛苦了。真不好意思,我听你们还要一会儿来,所以跑了一趟项目上”

    夏建大笑着,连忙迎了过去。

    站在一旁的关婷娜忽然冷冷的说道:“反正是我爸来了,又不是你爸来了,所以你在不在也无所谓”

    “婷娜!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夏建他也是为了公司的事嘛!”

    关震山大笑着,站起来和夏建非常客气的握了一下手。林若云也跟着站了起来,非常大方的和夏建轻轻拥抱了一下。

    关婷见状,小嘴一翘说:“不知是谁刚才还不开心呢?这会儿就向着他说话了,还真是变得挺快嘛!”

    关震山哈哈一笑,把女儿的这句话便带了过去。

    夏建看了一眼手表说:“刚好是饭点。哪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否则你们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确实饿了”

    “哎呀!还是夏建了解我吗!要不是你回来,我家婷娜就会一直让我们喝这个茶。感觉我们就是跑你这儿为了喝这杯茶似的”

    关震山一边开着女儿的玩笑,一边便站了起来。林若去走了过去,拉起了关婷娜的手,两个女人虽说没有说话,但她们的脸上却带着灿烂的笑容。

    这是旁人看来,还以为林若云和关婷娜是姐妹。

    站在通道里的白丽一看大家走了出来,她立马便给楼下的李月打了电话,让她把车直接开了了楼下等他们。

    饭店早都订好了,也算是平都市最有档次的饭店。不过这菜可是夏建亲自点的。他没有点山珍海味,而是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家常菜。

    因为夏建的心里清楚,像关震山这么大的老板,一年到头不是全国各地跑,就是往海外跑。这些山珍海味他应该早就吃腻味了,只有这些地方菜,他们应该吃着才稀奇。

    果不其然,当这些菜一端上桌时,关震山便大笑着说:“这么好吃的菜,我觉得只有夏建才能想到我喜欢吃,你们说我猜的对吗?”

    “好了,你从一来就夸他,好像我不是你亲生的,他才是你的亲儿子似的”

    关婷娜有点不乐意了,她故意撒着娇说道。

    林若云哈哈一笑说:“这说明夏建很受你爸的赏欣吗?所以你得高兴才对。毕竟你们之间不应该分出你我”

    “关叔!咱们今天不喝这些名酒。我两天拖人弄了两斤咱们地方上老百姓自酿的白酒,味道真不错,要不咱们少喝一点”

    “好啊!赶紧拿上来”关震山一听,高兴的大声喊道。